盒马从上海起步,华为重心在安卓OS产品

作品案例

4月28日,盒马鲜生将正式进入西安、武汉、广州、南京,当天会在全国10个城市同时开出新店。侯毅宣布“从此,盒马全面覆盖主要区域的中心城市,成了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公司,这是第一张新零售的全国性城市网。”从此,它以6天开一家新店的“盒马速度”进入2.0时代。
说实在的,小郝子坚信“只有嘴上的梦想,没法活得漂亮”。2016年底,我去找盒马的小哥哥聊天,当时,马云刚刚提出新零售概念,盒马还“蜗居”在阿里巴巴上海分部,只在上海有3家店面。
对话中,小哥哥自信满满地说:上海金桥店即将盈利,2017年,上海会再开出几家,另外,盒马还会把新店开到北京等城市,加速在全国布局。
对此,我报以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心想:盒马店面,我还是去过的,生鲜玩法很新颖,但开实体店不比电商,极度考验线下功底,供应链、选址、选品等都是复杂的必修课,N多商家因此折腾得要死要活,哪那么容易?更何况,实体店投入成本极高,阿里毕竟是上市公司,能不惜利润,放手给钱,让盒马迅速布局全国?
结果啪啪打脸,2017年以来,盒马不仅在上海开出N家新店,更将店面布局到全国各大一二线城市,覆盖其周边3公里超1500万人,很多店仅用半年就实现盈利……
没错,小郝子和很多传统零售咖犯了同样的错误——用旧眼光看新事物。从看不清、看不懂,到赶不上。忽略了马云说的:“有些人因为看见才相信,而阿里人因为相信而看见。”
现在看,盒马从上海起步,一路狂奔,一年间快速复制,全国遍地开花,这样抢占市场,有它独特的道理。接着,它干出自己的牛X,自然被大家铭记。无疑,阿里投资银泰、大润发等还有待验证,当下,马云的新零售梦想,就要靠盒马来实现了。
上海到全国,第一家,怎么做?
马老师常说:心要大,脚要实。盒马能有今天,也是脚踏实地,厚积薄发。
2015年3月,盒马在上海秘密启动,创始团队只有7人,侯毅和阿里巴巴CEO张勇共同做“顶层设计”,目标是将超市、餐饮、物流三者融为一体,原则是“30分钟送达;独立生存;线下体验,更有线上消费”。
之后,团队看中上海金桥广场单日3-5万的人流量,以业内2倍价格拿下,上线测试其物流配送、APP、会员、支付、营销、财物等全套系统。
2016年初,金桥店开业,一开始,效果并不好,单日5000多人进店仅带来十多万元销售,但一个月后,磨合了选品、菜品、管理等环节,光顾者上升到8000人/天,尤其是周末,销售额已是开业时10倍,线下有体验,线上多消费,两者互通互助,一体化价值开始显现。
作为干过商超的上海人,侯毅深深明白,线上线下结合,细节决定成败。这里的消费者本就挑剔,又要迎合年轻人的消费升级,生鲜的成品、半成品、菜品更得要“动人心魄”,所以他和团队吃货不断“试菜”,定下帝王蟹、澳洲牛排和波士顿大龙虾等招牌产品,还请来名厨做高管,设计菜品,制定标准。
就比如卖断货的“网红”美食——小龙虾月饼,每只月饼必须有18层酥皮,热水烫面团,饼皮松软入口酥,饼馅包含3只小龙虾,每只必须在7-9钱以上,肉质麻不呛口,辣不刺激……这就是名厨高管和侯毅吃货团尝了30多次定下的。
只要在上海,近乎每天,侯毅都会和吃货小伙伴一起试菜,有些人体重飙升,甚至开玩笑要向他申报“工伤”。正是依靠团队的这种“拼命”,盒马不断优化运营细节,换来用户月平均购买超4次,坪效是传统超市的3-5倍,线上转化率达35%,远胜传统电商。
当然,这成绩也感动了上海的管理者。当时,他们正为“上海没有一流互联网”的说法而苦恼,盒马“互联网+零售”的创新,既发扬了上海“零售第一城”的传统优势,又开创出“脱虚入实”的供给侧改革样本,让上海有了“拿得出手”的互联网标杆。于是,更多的资源嫁接、政策倾斜加速落地,助推盒马加速成长,赢取市场。
由此,小步快跑,加速试错,迭代升级,再加上本地资源支持,2016年末,盒马在上海的几家店实验成功,用内部的话说“商业模式跑通了”,实现了管理大师德鲁克说的“先做对”,是时候向“再做好”进发,这样,它成了从上海走向全国的第一个“互联网+”大牌。
3公里30分钟,遍地开花,靠什么?
创立“巨人”的经营大咖史玉柱说过:“本地市场不能快,全国市场不能慢。”言下之意,本地市场实验充分,就要在全国市场迅速铺开,因为模仿者也会迅速成长,只有快一步完成跑马圈地,才能始终保持优势,立于不败。
盒马遍地开花的逻辑正是如此。但新零售的线下布局远比脑白金困难,场地、商品、供应链,每一样都是大投入,盒马必须借助母集团阿里的力量,同时又不断提升自己,追求更高的效能,更大的规模经济。
首先,针对盒马,阿里不仅投入资金,更投入资源。这样,它搞定了龙虾、牛排、帝王蟹等网红产品的“原产地直采”,用平价的进口商品牢牢粘住用户。如此,即便店面暴增,也能保证有品质的供给,才能让用户不会失望。
更重要的是,阿里有10多年的电商数据沉淀,借助其强大数据分析,盒马就能找到目标人群的聚集地,在他们的社区附近选址开店。要知道,传统商超各种调查、分析、测试,至少3个月才能完成这一流程。
同时,依靠阿里的分析,盒马可以选择的入驻地也更丰富,只要3公里人群覆盖度不错,就可以选择相对便宜的物业入驻。
而这些正是美团、京东、永辉缺乏的能力,所以,它们不能像盒马这样快速扩张全国,吃得苦中苦,还是心中堵。
其次,依靠自己打出的品牌,盒马成为所在商场的流量担当。因此,地产商把它当成香饽饽,纷纷降低租金,主动上门求合作。
就像盒马入驻的北京翠微百货大成路店,6个月的客流量翻了一番;上海金桥广场店每月平均新增3000-4000年轻客流……这样的故事越来越多,盒马给经营艰难的地产们带去福音,它们自然不再像当年那样“爱答不理”,反而怕“高攀不起”,租金上的优惠越给越大方。如此,盒马开店的成本就能一降再降,赢得规模经济。
与此同时,盒马鲜生只服务3公里内人群,30分钟送达更容易实现。对比普通电商海量品类、一天三送,它在仓储、配送、运维等环节可以节省大量人力、物力,加上各运营系统“互联网式”地快速优化,销售不断上升,成本还能持续降低,单店盈利就能加速实现。
比如,上海金桥店最初有300名员工,如今只有一半不到,销售额却增加了三倍以上。这样,运营效能大大提高,盒马得以在规模暴增时,仍保持优异的投入产出比。
可以说,小郝子当年看走眼,正是忽视了盒马、阿里的互联网力量,而正是这种力量,改变了传统视角下的零售格局。
毫无疑问,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盒马依然有能力高速开店、布局全国。当然,它也必须抓紧解决人才补给,升级组织构架,只有这样,盒马才能兼顾扩张速度、管理效率,深耕当地业务,走向马太效应的“好者更好”。
之前,马云曾说:“阿里做盒马,是要唤起零售业的惊醒。”如今,惊醒达成,剩下的,就是拉动零售小伙伴,一起做新零售合伙人,“五加二、白加黑”地操练,共同玩出精彩,剩下的,老天自有安排。
不言而喻,相对于阿里其他新零售单元,盒马起步最早,如今也走得最远,马云的新零售大梦由它实现,恐怕已经是“缘分天注定”。结果究竟如何,时间不欺人,咱们拭目以待。

4月29日,一条南华早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引发关注,该消息称华为正在自主研发一款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用以取代安卓。
对此,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华为。华为方面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华为没有发布自有OS的计划。华为重心在安卓OS产品,对移动OS采取开放的态度。
的确,谷歌安卓系统的开放性,让很多国产手机得以在世界上立足。既然手机厂商都可以免费用安卓系统,谷歌是如何依靠安卓赚钱的呢?
安卓用户占有率高达87.7%
目前的智能手机市场上,安卓和苹果iOS是最主要的两大操作系统。而iOS实施的是封闭式系统,而安卓则是开放式系统,这是他们最基本的不同。

根据奥维云网发布的2018年中国彩电市场第一季度报告,在面板价格下降的利好因素下,2018年第一季度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达1215万台,同比增长3.0%,零售额规模402亿元,同比增长3.3%。2017年盘踞在彩电市场头上的阴霾逐渐散开,彩电市场也由2017年的震荡转为回暖趋势。
上游面板的供应充足使得面板价格下降,给整机企业带来价格上更大的操作空间。数据显示,3月份面板价格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0-30%,一些主流尺寸如40寸FHD价格降幅达到35%,43寸FHD和UHD价格降幅分别是31%和29%,50寸FHD和50寸UHD价格降幅分别是26%和25%,55寸FHD和55寸UHD价格降幅为18%,65寸UHD价格降幅为29%。
一季度,彩电企业整体出货增长为6.5%,基本实现了全年目标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不过受困于价格战的长期桎梏,彩电企业利润率一直不高。2017年创维、TCL、海信、长虹、康佳五大品牌的整体盈利率只有1.3%。
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彭健锋表示,未来5年大尺寸面板产能释放,面板价格进入下行通道,对整机厂而言是一个利好。
不过也有一些负面因素整机厂需要注意,奥维云网黑电事业部副总经理朱圆圆表示,首要负面因素是电视用户流失,手机、智能微投、智能音箱等新品类的增长是分流电视用户的原因。其次,根据数据看,一季度电视用户开机率与去年四季度差不多,这种趋于稳定的情况反而是一种危机,整机厂需要考虑怎么进一步提高用户黏性。
根据报告,2018年第一季度品牌阵营也有一些微妙变化,外资品牌在夏普和索尼的带动下市场份额保持增长达到18%,较去年同期增长1.8个百分点;互联网品牌整体延续收缩态势,但在小米的拉动下,市场份额微降0.9%。预计2018年彩电市场品牌格局将趋于稳定,呈现目前的7:2:1的结构。
另外彩电市场从产品尺寸上开始出现以55寸为分割的现象,55寸以下产品市场份额全线下降,55寸及以上产品市场份额继续上升,其中55寸和65寸份额领涨,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4.4个百分点和2.8个百分点。
值得关注的是,近段时间以来美国对中国发起的301调查对中国彩电整机厂影响较大。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地区销售的彩电53%从中国进口,其中20%为中国品牌,33%为中国代工,中美贸易战下对美出口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中国品牌中TCL的出口占比达51.8%,海信出口占比达43.2%,中美贸易的风险加剧,企业或加大内销的投入。
报告最后指出,Q1的宏观开局利好预计将促使彩电市场延续增长态势,2018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将达2239万台,同比增长2.7%,零售额规模达748亿元,同比增长1.1%,零售面积达1468万平方米,同比增长4.2%。

安卓系统可供不同的移动终端设备制造商免费使用,在短时间内,促进了移动终端产品的丰富和多样性。于是,一场战斗就此开始,手机市场上出现了“各领风骚三五年”的现象。例如此前“安卓之王”HTC现在已经弱化了手机市场,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也降到了0.8%。相比之下,华为、OPPO、vivo、小米等国产手机开始占据国内外市场。

图片 1

近日,第三方研究公司Canalys发布中国手机市场一季度报告显示,出货量排名前四的分别是华为、OPPO、vivo、小米。四大厂商中销量占据2018一季度总出货量的73%。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近年来,国产手机品牌在欧洲、东南亚等地区的销售交出亮眼成绩单,中国智能手机在海外“圈粉”无数。最近半年来,在西班牙销量最好的11款智能手机中有6款来自华为,两款来自小米。OPPO手机已凭借22%的市场份额成为越南第二大智能手机品牌,并以17.2%的市场占有率在东南亚市场位列第二,vivo紧随其后。

国产手机的崛起、并在市场占有率上超越iPhone,也帮助安卓操作系统在全球的普及。根据statista统计,从2009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第二季度,安卓系统的全球用户占有率从1.6%增加到了87.7%。值得注意的是,2009年时,当时还有微软系统、塞班系统、到了2017年,安卓和iOS的占有率高达98.8%。

图片 2

安卓310亿美元收入来自何处?
谷歌靠安卓赚了多少钱?长期以来,这一直是个谜。因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Inc的财报中没有披露过。
但是,在2016年1月甲骨文公司起诉谷歌公司时透露,自从2008年首款商业版安卓系统发布以来,谷歌公司靠它获得了310亿美元的收入,以及220亿美元的利润。2016年,甲骨文公司起诉称,谷歌未经允许使用了甲骨文公司的Java软件以开放安卓系统。但谷歌对甲骨文披露的数据不予置评。
谷歌既然免费开放安卓系统,那么安卓系统如何赚钱呢?
首先是广告收入。事实上,广告收入本来就是AlphabetInc收入的大头。根据公司2017年财报,AlphabetInc营收的86%都来自广告。广告分布在谷歌的所有产品中:YouTube、谷歌地图、Gmail和其他软件和服务。因为安卓手机通常都会配备其他谷歌软件,因此,谷歌可以从整个生态系统中获得大量广告费。
除了广告,App是安卓的另一个重要收入来源。因为,安卓手机中很多App都需要付费下载或者App内部付费。2015年,谷歌在GoogleI/O大会上表示,2014年安卓App的收入达到了100亿美元。
此外,谷歌的GooglePlay中的付费音乐、电影、数据等订阅服务也会更谷歌带来稳定的现金流。
对于安卓免费的免费策略,有分析称,相比于安卓,苹果用户的消费力更强,苹果AppStore的收入比GooglePlay多75%。但是,通过免费开放安卓,谷歌能够不断获得用户人数优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