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鸟电视曾获腾讯4.5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乐视在调解方案中提出

图片 1
作品案例

金融服务公司IHSMarkit本周三发布的报告中指出–2019年采用屏下指纹解决方案的设备出货量将突破1亿台,是2018年预估出货量900万台的10倍多。IHSMarkit在报告中写道:苹果、三星和华为在内的一线手机厂商都在推动屏占比更高的手机,而将指纹整合到屏幕下方能够让手机厂商缩小边框的同时继续保留生物识别技术。图片 1

经过8个月的博弈,38名前乐视员工讨薪行动中收到被拖欠的全部工资。
“我们讨薪结束了”。4月28日,郎程告诉AI财经社,乐视拖欠大半年的1万元工资今天已全部到账,同时到账的还有70%的经济补偿金。
根据乐视3月提供的解决方案,经济补偿金将按照70%计算,67名讨薪者中,有38人同意了该调解方案,没有接受调解的余下人员,正在等待法院一审判决。“能拿到就不错了”,郎程感慨。
2015年,郎程成为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后,再次更名为“乐融致新”)员工,2016年末,乐视资金问题开始暴露后,无论高管还是员工,乐视内部从上至下陆续传来离职、裁员消息。
2017年8月初,受乐视裁员潮波及,郎程被迫离职。他透露其所在部门所有员工当时都已被裁撤,约二三十人,此外,乐视致新还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
就郎程了解,像他一样走上讨薪路的除了乐视致新同事,还有包括乐视网在内的共67名被裁撤员工,他们组成了一个名为“乐视劳动争议”的讨薪群,每位成员被拖欠的工资和赔偿款均在1万以上,最高一人被欠20万,总共拖欠近百万款项。
2017年9月开始,讨薪群中大部分成员在与乐视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开始请求法律援助,走劳动仲裁程序。
2018年3月22日,乐视给出了调解方案。根据郎程从律师获取的信息,乐视在调解方案中提出,经济补偿金按照《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协议》约定金额的70%支付;支付期限分两批次,第一批次是4月底,第二批次在8月底。支付批次及顺序,按照签订调解书的先后顺序排序,第一批次支付金额200万封顶,其余安排在第二批次支付。对此,郎程将其定义为“饥饿营销”,“第一批只有200万,先到先得。”
目前郎程已入职新公司,而余下未接受调解的约30名乐视前员工,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法院判决。

京东——TCL雷鸟百度——创维酷开
互联网巨头们争夺硬件厂商的战火烧向彩电领域,一组组跨界CP也应运而生。
昨天,TCL集团发布公告,旗下智能电视运营平台雷鸟电视与京东集团达成战略合作意向,京东集团以3亿元人民币认购雷鸟电视新增股份,获得增资后雷鸟电视6.67%的股权。
不久之前,类似的情节刚在百度与创维之间上演过,双方达成战略合作,百度战略投资创维控股的深圳市酷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占领家庭场景,互联网巨头们不断延伸的触角让电视这块传统的“大屏”越来越智能。
“双方将在业务层面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谈到此次和京东合作的具体内容,TCL方面表示,双方将共同探索AI技术研发以及在智能大屏和智能家居场景下的应用研究,实现优势互补和协同共赢。
雷鸟电视成立于2017年5月,是TCL旗下运营TV+智能电视平台的业务单元。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雷鸟电视的累计激活用户已达2559万。2017年7月,雷鸟电视曾获腾讯4.5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
近年来,家电公司和互联网公司的合作越来越紧密。
腾讯不仅是酷开的股东,也是雷鸟的股东。阿里是海尔电视的战略投资方,也和夏普互联网电视有系统层面的合作。百度与TCL、海尔、极米电视都有合作关系,而与创维的资本合作更加紧密,李彦宏亲自为双方合作站台,并表示“虽然在表面上是一次战术性的配合,但是我相信,这是非常符合两家公司的发展战略的。”
2013年乐视推出互联网电视,让这个新品类走向市场,此后,传统彩电企业也纷纷转型应对新的潮流。如今,电视的功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随着AI进入各个领域,互联网电视也被视为未来智慧家庭的入口,应用场景将更为广阔。
在互联网巨头眼中,智能大屏已经成为中国家庭的信息交互通道之一,用户数量持续增长,用户付费习惯正在逐渐建立。对互联网公司而言,将AI等技术落地,需要更多设备、更多场景和更多用户。广泛投资成为互联网公司笼络合作伙伴,完善生态布局的重要手段。
对于传统彩电企业而言,如何在行业的低谷中不掉队成为他们面临的共同挑战。
2017年,按照不同统计口径,国内彩电市场销售规模下滑超过5%至10%。三季度更是创下历史性的近13%同比销量跌幅。除了少数领头羊,大多数传统企业和创新品牌业绩均下降或亏损。与此同时,2017年彩电市场价格普涨,市场消费基准上移,高端产品销量增长、低端减量。捆绑互联网公司成为传统硬件制造商智能化、高端化转型的捷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