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创再向乐视网、乐视致新借款17.9亿,直道超车当前对于一些大中型家电厂商来说

效果图

弯道超车这套理论,在过去10多年来一直误导、忽悠着急于寻找新跑道、谋求快增长的中国家电厂商。特别是那些的二三线家电厂商们,对于弯道超车模式深信不疑,总是希望可以借此打破原有品牌格局,却忽视这是“危险驾驶”游戏。
相对于弯道超车,变道超车才是更符合当下中国家电厂商的变革之路。
弯道虽然不用另起炉灶探索未知的道路、却意味着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车况,很可能出现在超车过程中的“车毁人亡”;而变道则是则重新开辟全新的跑道,虽然难度大阻力多,但是至少不会盲目超车而出现意外。
其实对于弯道超车这件事情,所有老司机心理都清楚地知道,这是一项危险的驾驶行为。虽然可以体验超车的胜利感,却要承担并面临着超车过程中的一系列意外和突发情况。大多数情况下,弯道往往意味着驾驶员根本看不清楚前方的路况,然后就突然选择加速超车,一旦对面道路上也有车辆过来,往往结果就是“车毁人亡”。
因此“弯道超车”的理论对于市场上的中国本土家电厂商来说,显然并不适用。因为经过30多年的市场深耕细作,本土家电企业好不容易才迎来今天的商业局面:依靠大规模制造、低成本运营、本土化营销等三板斧,挑战外资洋品牌、重构新的竞争力。在整个产业核心竞争力完全没有建立的今天,本土家电企业就急于通过弯道超车寻找新的称霸、领跑,无疑是得不偿失的。
当前对于众多的中国本土家电厂商来说,一直面临着生存和发展两大永恒的命题。生存就是要拥有核心竞争力,可以抗击同行和对手的挑战、打压,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立足之地;发展则要追求新的突破,进入一轮引领行业发展、撬动产业变革的新通道之中,成为行业的主导者。
那么在生存与发展的两大任务体系中,就存在一个平衡性问题,即如何在保证生存无风险的背景下,拥有发展的新动力。核心问题就在于风险的控制与管理,从而让一部分家电厂商可以称霸中国本土市场的同时,还能构建国际化的新竞争力。
现实情况则是,最近20年以来,整个中国家电产业就没有出现过一次“弯道超车”的成功案例。无论是京东对苏宁和国美的超越,还是奥克斯在空调业的崛起,或者是互联网电视品牌阵营的崛起,均不是“弯道超车”而是变道超车。
因为相对“弯道超车”这个完全看不清楚未来方向,又不掌控主动权的商业伪命题。对于所有家电厂商来说,变道超车则更具备现实性,也更具有实践性和操作性。这充分赋予家电厂商重新审视和构建自我的差异化竞争力空间和平台,从而在同行轻视、忽视的道路上重新建立“全新的跑道”。
当然在变道超车的过程中,家电厂商需要注意两大要素:一是,要有足够的自信心和耐力,确认企业可以在这条完全陌生的道路中,找到新的出路。这考验的不只是家电厂商敏锐商业判断力,还有商业耐力和定力,绝不能半途而废,更不能前进三步退回两步;
二是,要有全面的开拓力和素质,弯道也是面临着未知的未来,而变道同样也在面对未知的未来,但变道则拥有更强的主动性,则需要相关厂商建立更为全面的综合素养,不只是简单的市场拓展,还要培养引领行业的责任和担当。
直道超车当前对于一些大中型家电厂商来说“正当时”,必须要抓住智能化、互联网等一系列时代变革浪潮带来的机会和拐点,快速构建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孙宏斌最想对乐视投资者说:如果挣钱了,祝贺你;如果亏钱了,跟我没关系,别骂我。
“我背不起这个锅!”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声音突然大了起来,“老以为我想干什么,骂我,我受不了了”。3月25日下午,融创在北京开发的使馆壹号院办公楼顶层的小会议室里,老孙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少数几家媒体的专访。
自从3月14日宣布辞去乐视网(300104.SZ)所有职务后,老孙显然有话要话。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应该是,总有一些投资者,尤其是散户,将股价暴涨暴跌的责任归到融创和孙宏斌身上。
根据媒体报道,1月24日复牌前,乐视网自然人股东人数为18.5万人,但截至2月9日,公司自然人股东数量已上升至33.6万人;累计换手率在240%-250%区间,复牌以来的总成交额超过400亿元。
据证券公司研究人员分析,机构投资者已基本抛售乐视网股票,也就是说,增加的超过15万股东,大都是散户和游资。这期间,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第二大股东融创,持有的股票都没有卖,除去这部分股份,意味着换手率更加惊人,“都转了五六圈了”。
“机构投资者都走了,剩下的就是散户在炒,游资在炒,挺要命的”,孙宏斌“乐视网现在已经就成一只典型的妖股”,他以自己一个朋友也杀入买了乐视网股票为例称,“机构投资者为什么跑掉?亏了100多亿嘛!听到消息就冲进去,风险太大了。”
记者发现,乐视复牌经历11个跌停后,2月14日起突然大幅反弹,期间,总有一些消息传出,比如,贾跃亭在美国的FF91融到资了,开工了,在国内要买地了,乐视网都要大涨甚至涨停。连影子都没有的“某互联网大佬要接盘乐视”谣言,也会让乐视网涨停。
“投资得动脑子,听到消息就冲进去,老贾的汽车成不成功跟乐视网有半毛钱关系!”孙宏斌说,乐视网的风险,上市公司的公告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很多投资者就是不看,或者只往对自己有利的那方面解读,亏损了就来骂人。
孙宏斌说,自己最想对乐视投资者说的话是,“如果挣钱了,祝贺你;如果亏钱了,跟我没关系,别骂我,“我还想骂人呢。以后你骂我一句,我骂你10句!我亏得比你多。”
2017年1月,融创宣布向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投资150亿。同年11月,融创再向乐视网、乐视致新借款17.9亿,担保30亿。
有分析认为,这些投资和借款,资产已缩水6成以上。

乐视网(300104.SZ)3月14日公告透露,孙宏斌已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由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暂时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
一位长期观察乐视的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要看孙宏斌的接任者是不是融创系,如果不是,那很有可能说明是股权处置有动作,比如贾跃亭的股权处置,有新的接盘方出现。
另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乐视网新的接盘方有可能是来自互联网的顶级企业。
孙宏斌的原定任期至2018年10月13日。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近日收到孙宏斌的辞职报告,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公司董事会尊重孙宏斌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
乐视网表示,孙宏斌的辞职不会对董事会的运作产生影响,也不会影响公司的日常经营和管理。公司董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公司董事长、董事的补选等相关后续工作。即日起至产生新董事长之前,由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
3月14日晚,乐视网还公告透露,公司3月13日、14日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分别为10%和6.98%。截至3月14日上午,公司股票收盘价为6.59元/股,相较2018年2月13日最低收盘价4.16元/股累计上涨58.41%。
乐视网的股票自2018年1月24日复牌后至今,累计换手率已达200%以上,近五个交易日累计换手率达40%以上。
鉴于上述情况,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根据创业板的相关规定,乐视网股票于3月14日下午13:00点开市起停牌,公司将就近期公司股票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必要的核查,待公司完成相关核查工作并披露核查结果后复牌。
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向第一财经分析说,孙宏斌无意做董事长早有端倪,包括缺席今年乐视网复牌后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避谈乐视等等。目前,刘淑青代行董事长职务,仍代表孙宏斌的意志。
至于乐视网的后续走向,董敏认为,需要看接下来3月底的新进资本能否顺利进来。
3月14日有传闻称,乐视网将申请破产,而董敏对乐视网将申请破产的消息表示怀疑,乐视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乐视网目前最大的营收来源是电视业务。作为中国家电业的风向标,刚刚闭幕的2018AWE(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上,互联网电视阵营的声势比去年明显减弱,乐视的电视只出现在2018AWE的新闻中心。不过,在电视大屏内容运营的春天即将来临之际,乐视以往积累的智能电视用户、大屏运营的模式,仍有相当价值。
乐视网2017年预计巨亏116亿元,大股东贾跃亭质押的股票大部分过了“平仓线”。贾跃亭所持的乐视网股权到底如何处置?谁将是孙宏斌之后、乐视网下一个“接盘侠”?到3月底预计会揭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