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轿车周围300名职工将产生FF中夏族民共和国的工作者,是中华东军大哥伦比亚大学市集的上意气风发轮景气周期

作品案例

对手机业来说,2017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
11月14日,欧菲科技(SZ:002456)大涨6.10%,以26.12元的价格,标记了自己的历史新高。从今年1月16日开始,这家以精密光电薄膜器件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在短短10个月内,股价的上涨幅度超过了113%。
资本对它的看好,源于中国手机市场的欣欣向荣。
在2017年,双摄像头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对上游元器件的需求持续放大,拉动了欧菲科技的业绩向好。在今年10月,欧菲科技还预计,公司全年净利润将同比增长80%至120%。
然而,一夜之间,风云突变。
11月15日,欧菲科技股价便开始掉头向下,连续阴跌,在短短1个月时间里,股价下跌了22.8%,到12月14日,它的收盘价已经只有22.17元。
欧菲科技并非特例。
蓝思科技、瑞尔科技、三环集团、立讯精密、比亚迪、舜宇光学、丘钛科技、高伟电子、科森科技、德赛电池……过去1个半月,内地和港台几乎所有手机产业链的上市公司,股价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暴跌。
其中,丘钛科技、高伟电子等公司的股价,本轮跌幅甚至超过了50%。股价集体暴跌的导火索,是中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今年11月同比下降了20.7%。
这是趋势周期的逆转拐点。
根据工信部数据,2017年除了2月以外,其他月份的手机出量,都是同比下滑。而11月份的加速下滑,终于从量变到质变,将整个行业的悲观情绪彻底引爆。
那么,到底是哪些原因,导致了手机行业的由盛转衰?
这一轮周期会持续多久,再会迎来新逆转?
这一场寒冬里,哪些公司将获得利好,哪些公司有可能滑入深渊?
在未来两年,手机行业还将发生哪些大概率的趋势与事件?
我们来简单梳理一下。 一、关于周期
业界普遍判断,手机市场的下降周期,至少会维持到2018年末。接下来这一年,从手机厂商到上游产业链,日子都不会好过。
准确来说,这个周期其实从2017年上半年就已经开始,而它的形成,是多重因素的叠加导致。
从增量来看,经过10多年高速发展,中国市场的手机渗透已经接近饱和,到2016年,中国的手机普及率已经超过96部/百人。
这意味着,中国已经是一个手机的存量市场。
存量市场的规模,主要取决于迭代周期。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中国手机用户的换机周期平均为22个月,也就是说,每年的手机出货量,是用户手机保有量的差不多一半。
但也要考虑其他的因素,比如技术更新的节奏、运营商的补贴政策,供应链与渠道的变化,都会影响这个周期的缩短或拉长。
从2015年中,到2017年中,是中国手机市场的上一轮景气周期。它的主要驱动因素主要包括:
1、用户从3G向4G的迁徒。在2015年6月,中国4G用户只有2.25亿,而到2017年6月,中国4G用户已达到8.88亿。在这两年内,超过6亿用户从3G手机升级为了4G手机。
2、三线以下城市用户的消费升级红利。下面这张GFK的图,清楚告诉我们,T3到T6的市场增长,是拉动上一个周期的主力。这也是手机线下渠道在2015和2016年爆发增长的原因所在。
但现在,4G手机升级的主浪已过,而低线城市的消费升级红利也已经告一段落,手机市场也随之进入回调期。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中国市场进入下降周期,这一轮寒潮实际上席卷了整个全球手机行业。
按照2年一轮换机来推算,下一个大规模的换机时间窗口,会从2019年的上半年开始。而这一时间节点,也与技术的升级换代的节奏步调一致。
北京时间12月21日凌晨,3GPPRAN第78此全会正式发布了第一个5GNR标准。按照目前的进度预期,经过2018年的规模试验后,中国预计会从2019年开始启动5G商用进程——如果顺利的话,这个进程甚至还有可能小幅提前。
届时,网络技术的代差有望拉动新一轮的换机潮。
可以预期,最早从2019年初开始,最晚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中国手机市场将开始进入新一轮的景气周期。
问题在于,手机公司和整个产业链如何熬过接下来的艰难一年?
二、关于行业趋势
除了出货量下滑,在2018年,手机行业还需要直面几大问题:
供应链持续涨价,尤其是内存和屏幕的涨价
自2016年年中开始,从芯片、屏幕、内存、手机结构件到电容等,手机上游的元器件和原材料先后全面涨价。
这一轮涨价潮有三个特征:
1.普遍性。以往的上游涨价,大多集中在少数领域,而此次则是横跨多个领域的集体普涨。
2.持续性。以往的涨价,供需矛盾大多都很快得到修复,价格也能逐步得到平抑,但此次涨价已持续了1年多时间,但至今仍未缓解,甚至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3.爆发性。此次涨价潮的价格涨幅相当惊人。
以DRAM内存为例。从2016年下半年以来,DRAM的价格已经连续6个季度连续上涨,且至至少会延续到2018上半年,从而创造了DRAM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多头行情。而ICInsights的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个季度,DRAM的价格涨幅已经高达111%,而且预估后续还会有不低于40%的涨幅。
其原因在于,这些元器件与原材料不仅仅应用于手机市场。PC、云计算、物联网、无人汽车等市场都出现了爆发增长,多个市场的缺口叠加,导致市场严重失衡,进一步加剧了供需矛盾,上游即使全力扩产,亦无法在短时间内满足全部市场需求。
手机公司的成本与售价也随之一路攀升。过去6个季度以来,中国市场的手机平均价格已经从1827元增长到2093元,增长了14.5%。
但,为什么手机产业链的那些公司,前10个月股价都在一路高涨,近期才集体下跌?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1.虽然整个2017年,手机出货增长都在下滑,但上游的供需矛盾更紧张,市场的缺口只是收窄了,但远还走到从供不应求到供过于求的拐点。
所以,这个负面影响一直没有在财报中体现出来,大家在财报里看到的数据,都是增长增长再增长,直到11月大家发现,原来行业形势这么差了,明年还会更差,情绪才集中爆发。
2.在这一轮恐慌下跌中,也存在不少错杀。从市场需求来看,即使手机出货量在2018年继续探底,依然难以改变高端核心元器件的供不应求格局。
所以,这一轮下跌结束后,将创造不少中线入场机会的”黄金坑”。
不过,本轮下跌还远未见底。跟走势下穿均线破位一样,趋势一旦形成,短期内已经难以修复。
更何况,12月25日,台湾媒体消息称,苹果iPhoneX销量不及预期,下调了明年首季销量预期,从原订单季5000万部大减四成至3000万部。
渠道趋势反转
从2015年开始,线下渠道一度成为中国手机行业的增长引擎,但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线下渠道的销量就开始全面下滑,从2017年二季度开始更已开始负增长。图片 1

北京证监局25日下发了《北京证监局关于责令贾跃亭回国屡责的通告》,责令乐视网前任董事长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稳妥处理公司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不过,监管层对贾跃亭喊话,责令其回国履责并不具有强制作用。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对网易财经表示,“不回来也没办法,没法强制执行,只能加入资本市场诚信黑名单。”
“只有处罚可以强制执行。”对于贾跃亭此前未兑现借款承诺,对投资者造成影响的行为,许峰律师认为,“处罚的可能性不太大,过去很多违背承诺的控股股东以及董监高,都没有受到处罚。希望证券法修订过程中对这种空承诺的行为界定为虚假陈述并可以作出处罚。”
在监管层喊话之际,贾跃亭正在美国度过圣诞节。今日,贾跃亭在微博上写到:“MerryChristmasallFFer!”并配以FF办公楼前的员工大合影,员工们佩戴着圣诞帽,照片中央可见6辆车。
今年7月,贾跃亭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并赴美国造车,除了现身过中国香港,至今仍未有回到内地的消息。由于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尚未得到妥善解决,贾跃亭何时回来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贾跃亭在11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回国计划的时间点,但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因为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贾跃亭称。
近日来,有关FFA轮融资的传言不断,有媒体报道FF近日拿下了10亿美元融资,不过,与FF传过绯闻的泰国国家石油公司、李泽楷、印度塔塔集团均否认投资FF。对于此次融资的传闻,FF和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亦对网易财经表示不予置评。
今日,有媒体报道,乐视汽车在12月22日举行全员大会,乐视汽车COO高景深在会上确认了美国FF融资到位的消息,并表示FF将实施中美双主场战略,乐视汽车接近300名员工将成为FF中国的员工。此消息亦未得到官方的正式确认,FF本轮融资的投资方、投资金额等信息仍不明朗。

融创将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12月25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为乐视影业有限公司,乐视影业目前拟在股权方面进行调整,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拟对乐视影业增资,增资完成后,天津嘉睿持有乐视影业40.75%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有限公司持有乐视影业16.36%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乐视影业成立于2011年,由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和光线影业创始人张昭共同设立,以发行业务起家,出品或发行的电影作品包括《小时代》系列、《熊出没》《爵迹》《长城》《奇门遁甲》等。
天津嘉睿属于融创中国,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目前也是乐视网的董事长。
在本次孙宏斌宣布增资前,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为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持股比例为21.81%,而天津嘉睿持股比例为21%。乐视影业还有多位明星股东,包括郭敬明、张艺谋、孙红雷、黄晓明、孙俪等。
需要指出的是,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资料显示,乐视控股在4月12日将18242.0753万元股权质押给了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这占据乐视控股对乐视影业出资额的99.9%,而乐视控股对乐视影业的股权目前处于冻结状态。
今年1月,融创中国以150亿资金入股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三家公司,分别拿下了8.61%、15%和33.5%的股权,成为这三家公司第二大股东。另外,融创还通过投资信托计划再取得了乐视影业6%的股权。
在今年7月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后,贾跃亭对乐视上市体系的掌控逐渐转至孙宏斌手中,孙宏斌也为投资的三家公司起好了新名字:乐视网拟更名为新乐视,乐视影业将更名为新乐视文娱,而主营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则已经完成了更名,为新乐视智家。对于更名,新乐视文娱担任董事长张昭在12月10日的公开演讲上称,“为什么要保留最后改成新乐视,其实非常简单,相信未来是和相信自己有关的,是相信自己过去的初衷有关的,乐视的跨界创新精神是乐视的基因,当然很多的做法要改,所以叫新乐视。但是,保留乐视两个字就是表明我们需要凤凰涅槃的精神。”
目前乐视影业的董事长、CEO为张昭,孙宏斌和贾跃亭位列乐视影业董事。
按照计划,乐视影业将注入乐视网,而乐视网为此已经停牌了超过8个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