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却认为互联网在多年的发展中已经不再是新兴行业,监管层也在为乐视网复牌积极准备

效果图

对于乐视网的复牌,至少有两件事情需要做好应对措施:一是大股东平仓,二是投资者赔偿。
从2017年4月17日开始停牌的乐视网,在停牌了9个月之后,终于传来了要复牌的消息。经新京报记者求证,乐视网的确将于近期复牌,具体哪天不能完全确定。目前董事会在积极准备复牌事宜,监管层在不断推进乐视网复牌事宜。
乐视网的复牌无疑是令A股市场关注的重大事项之一。按照停牌制度的规定,乐视网早就该复牌了,而今迟迟未复牌,难言之隐不言而喻。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乐视网估值要大幅度打折。从乐视停牌至今,重仓持有乐视网的基金公司已多次对其估值下调,最新估值低至3.91元左右。以转增后乐视网停牌时的15.33元计算,乐视网估值下跌近75%,约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乐视网是不是真的会跌13个跌停?未必,但乐视网的估值大幅下挫是不可回避的。
正因如此,监管层也在为乐视网复牌积极准备。目前,乐视网市值在创业板中排在第5位,在创业板指中权重更大。因此,一旦乐视网复牌后大跌,势必会影响到创业板指数及相关指数大跌,给市场带来恐惧与不安。为防范这种风险,监管层已采取措施。早在2017年12月18日,深交所与深圳证券信息有限公司决定,从2018年1月第一个交易日起对深证成指、深证100、中小板指、创业板指、中小创新等指数实施样本股定期调整。其中,乐视网被列入调出公司名单,被调出深证成指、深证100、创业板指。从深交所来说,确实为乐视网的复牌做好了铺垫。
但乐视网是不是为复牌做好了准备还真的难说。
虽然乐视网将更名为“新乐视”,乐视网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拟以9290万元价格受让“乐视商城”及相关资源、知识产权等资产。而且1月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拟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等。但这些准备对于乐视网的复牌来说显然不够,很难抵消乐视网复牌带来的股价下跌风险。
对于乐视网的复牌,至少有两件事情是需要做好应对措施的。
一是乐视网目前第一大股东仍然是贾跃亭,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67%。这些股权中,有10.20亿股处于质押状态,占贾跃亭所持股份的99.54%。面对乐视网复牌后可能出现的股价暴跌,贾跃亭质押的股权会不会被平仓是一个问题。万一被平仓,谁将成为乐视网控股股东?目前第二大股东融创中国控股子公司天津嘉睿只持有乐视网8.56%股权,天津嘉睿能顺利成为乐视网控股股东吗?乐视网做好应对措施了吗?
二是投资者的损失赔偿,乐视网做好准备了吗?乐视网复牌,有声音称18万股民将上演大逃亡。但实际上,股民很难有人冲得出去,目前持有乐视网股票的投资者,面临损失将是预料之中的。
虽然说投资者需要对自己的盈亏负责,但这是建立在投资者正常投资情况下的。具体到乐视的案例,则难言正常投资。停牌的9个月里,乐视网的基本面发生了重大改变。2017年4月17日该股停牌之时,市场对乐视网的“重大重组”充满了期待,但9个月之后,由于乐视危机,市场对乐视网已是心如死灰。
那么,这些投资者的损失谁来赔?作为乐视网与贾跃亭来说,恐怕都很难脱离干系。乐视网又是否做好了准备呢?在这个问题上,包括监管部门都应该为投资者主持公道,不能让对投资者的保护始终只是一句口号。

经历了互联网洗礼的传统行业开始逐渐走出阴霾重新走向转型之路。其中,苏宁更是实现了从实体的电器行业转型发展互联网再到线上线下一起发展的蜕变。尤其是为了突显智慧零售,苏宁不惜将A股上市公司名字由“苏宁云商”改为公司品牌名“苏宁易购”。
对于公司向智慧零售的转型,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时代的变革,新兴产业都会成为传统行业。前几年,互联网经济兴起,连锁实体被称为传统行业,如今,电商也成为传统行业,遭遇发展瓶颈,并开始摸索着走向线下,拥抱实体经济。”
传统行业“触网”不忘本质
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在实体店受到互联网冲击大规模关店之后,传统行业为转型刮起了一波“触网”风潮。
以苏宁为例,公司2013年将名称从“苏宁电器”改为“苏宁云商”,也是“触网”的一种方式,这代表着公司将原有线下的资源和能力拓
展到线上,开展数据化的运营,即将线下互联网化,成为“云商”。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苏宁的“触网”无疑是成功的,尤其是苏宁于2015年和阿里结盟之后,线上交易增速迅猛。2017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苏宁易购线上平台实体商品交易总规模为807.25亿元,同比增长55.64%。
事实上,在《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多家传统行业的过程中发现,并不是所有实体企业能够像苏宁一样成功触网的。
一位互联网公司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现在很多传统企业都想向互联网方向转型,但是,真正实现转型的传统企业很少,大多数企业是为了在网上倾销库存。”
也许有的传统企业将未来的希望都寄托于互联网上,但是,张近东却认为互联网在多年的发展中已经不再是新兴行业,而是已经步入了传统行业一列。
“如今,电商也成为传统行业,遭遇发展瓶颈,并开始摸索着走向线下。”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想我们的发展一定可以给行业带来信心。在互联网汹涌来袭之后,我们很多企业在转型过程中,恰恰容易忽视自己的核心优势,被互联网牵着鼻子走,一味追求风口。但是实践证明,靠抢占风口造概念是不可能一劳永逸的,靠资本输血的企业更是不可持续的。市场终究会偏爱有内功、有底蕴、有盈利模式的企业。”
“转型要转变思想,拥抱互联网,但同时也要有清晰的认知和判断,抓住零售业万变不离其宗的本质——商品经营和用户服务,用互联网的手段将这些能力凝聚在共享的云平台上,建立一种能够适应这种快速迭代、且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张近东如是说。
今年挑战两万亿元交易规模
在苏宁的互联网业务高速发展的同时,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又再次转变发展战略,就是通过将融合后的互联网技术反哺线下,不断改造和优化线下业务流程和零售资源,并逐步将线上线下多渠道、多业态统一为全场景互联网零售“苏宁易购”。
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十九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强调要着力调整‘虚实’结构,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实体企业如果不积极运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转型升级、提升运营效率,很可能就会被淘汰;互联网企业如果不与实体企业融合,就会丧失立足之本,同样没有未来。所以,很多企业探寻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模式,总体而言,目前正处于摸索阶段。”
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中央提出去库存、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目的就是要解决长期以来的供需矛盾。这看似是制造业的问题,而智慧零售企业也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张近东对智慧零售寄予了很大的期望。近期,张近东举行了郑重的签约宣誓仪式,苏宁各产业、大区、事业部、公司的领导在苏宁智慧零售版图中盖上印信,将在2018年共同挑战两万亿元的交易规模。
其中,早在2017年12月29日,苏宁100家互联网门店在全国同时开业,元旦三天,开业门店总数达到112家,这其中包括了云店、县镇店、精选店、红孩子母婴店、小店、苏鲜生超市、体育店等多个业态。
“2018年,我们提出来智慧零售要像3D打印机一样,在全国各地快速复制出各种零售业态,实现新开5000店的宏伟目标。”张近东如是说。
智慧零售赶超国际水准
可以说,在零售领域,苏宁是最早提出智慧零售概念的公司,也是率先践行者,奠定了行业领先态势。而这种优势不仅仅是在国内,即使是在国际市场上也属于领先进行实践的企业。
“在前几天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展上,全球首个登录CES的无人店就是苏宁创新的BIU店,引发了全球瞩目。”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当得知苏宁半年开了5家无人店,外国同行很惊讶。说他们尝试无人店已经3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应用落地。”
据了解,苏宁在展会上展现的刷脸支付、颜值机、AR购物等新鲜玩法引爆体验热潮,有来自美国、巴西、日本、中东、欧洲等地20多个企业考察团来参观体验,法国巴黎银行董事长亲自带队,德国一家公司就带了10个考察团来访,展会期间绑脸达到18000多人次,颜值互动达到7500多人次。
“客观而言,前沿技术的研发,中国可能不是最强的,但是在落地和商用方面,中国一定是有优势的。”张近东如是说。
张近东表示,我们已经建立起了一整套智慧零售的解决方案,真正成为全球智慧零售的引领者和行业标杆。我们有更大的能力为供应商提供全方位的零售服务解决方案,能更好地帮助中国制造构建价值、塑造品牌,带动更多中国品牌走向世界;同时,为中国最广泛的中小零售商赋能,带动他们转型升级并努力成为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推动者。
据了解,近日,苏宁刚刚调整了新产业生态构成,确立了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协同发展的格局,助力苏宁智慧零售的极速发展。
“目前行业竞争的格局已经逐步从企业间竞争转向产业生态圈的竞争,而这正是苏宁近些年来在布局的事情。”张近东如是说。

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货款事件近日持续发酵。1月18日,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迫于欠款一事的巨大舆论压力,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所谓结款“也只是结全部拖欠款项10%-15%的钱,更多的钱还在压着。银隆那面有要求,不方便多说。”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自2017年7月份以来,银隆的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随着银隆原董事长魏银仓的易主,公司核心业务分管副总裁也陆续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然而,公司大规模的人事调整并没有获得所有利益方的认可,其中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指责他们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根本“不懂汽车行业”。
事实上,身兼格力电器董事长、总裁职位的董明珠,同时又是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加之格力电器此前与珠海银隆签署了200亿元关联交易协议,使得三者不可避免纠缠在了一起。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家电行业在供应体系里确实存在两头压款的现象,但在电动客车行业中却行不通:电动客车上游锂电供应商寡头垄断,下游公交公司极端强势,同时伴随着国家补贴拨付清算的超长账期,最终造成了电动客车企业资金链的普遍告急。
银隆要求供应商封口 承诺支付10%-15%货款
近日,有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迫于欠款一事舆论压力过大,近日银隆方面已经主动联系各供应商,承诺会在1月23日前落实部分欠款。同时要求供应商不得随意接受媒体采访。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供应商都表示,在2016年3月份格力提出收购银隆至2016年11月收购中止期间,银隆基本不存在货款拖欠;而2016年年底格力退出收购之后,银隆开始出现回款不及时的情况。
尽管如此,在董明珠“制造业女皇”光环的感召下,供应商们对于银隆仍然是信任有加甚至加大供货力度。然而随着积压欠款的不断增加,银隆拖欠巨额款项事件最终爆发。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该公司被珠海银隆拖欠款项合计7600万元,最长拖欠时长逾一年,已影响工厂正常生产。公司在多次向珠海银隆讨要款项无果的情况下,遂将珠海银隆及银隆电器告上法庭。
据束磊介绍,这起诉讼指向的是2016年的一起储能车合同纠纷。2016年11月份,银隆电器与珠海思齐签约,购买11辆的储能柜及半挂车,合同金额为3007.43万元。
“11辆储能车属于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充电设备,主要用于新能源汽车的快速临时充电,此前双方曾有过类似交易。”束磊称,在2016年珠海思齐将储能车交付珠海银隆后,珠海银隆又将储能车转售于北京公交。此后珠海银隆提出上述11辆储能车不符合业内专家提出的关于消防灭火、远程监控、绝缘隔热等技术要求,继而拒付合同款。
在珠海思齐方面看来,如若加装银隆方要求的功能,经过行业评估每辆储能车至少要加价数十万元;最重要的是在买卖合同订立之初银隆方面并没有提出相应要求,所以珠海思齐方面自然不会加装。截至目前,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份完成交付后,珠海银隆仅支付了1202.13万元,剩余的1775.21万元至今未付。
原董事长辞任高层大换血 新管理层被批“不懂行业”
据了解,自2017年7月份以来,银隆的高层管理团队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多由原格力背景员工接手公司业务。
据知情人士介绍,董明珠入股后开始逐步规范公司治理,管理模式也在向先进制造业的方向转变。然而,管理团队的大幅调整却似乎未获得所有利益相关方的认可,其中有部分银隆供应商就将矛头指向了新管理层。
据了解,珠海银隆共有7位副总裁,其中4位具有格力就职履历,分别负责采购、财务、品质、生产技术等业务。有供应商就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银隆就是在照搬空调行业管理供应商的办法,以空调的质量检验标准要求客车供应商。
该供应商称,在珠海银隆与供应商签订的质量保证协议中,银隆方面要求供货的合格供方先预交10万元-50万元不等的风险保证金,同时在检验和售后环节要求也近乎苛刻。“总之钱交到银隆手里,直到交货以后它都会有各种理由扣取质量保证金。干供应商这么多年,包括目前合作的其他客车企业在内都没有预先交付质量保证金的。”
“说到底他们不懂电动客车行业”上述供应商表示,不同于空调行业,客车行业客户需求很多时候都不尽相同。银隆要求供应商签质量保证协议,乱开罚单的做法,一方面可能是为了克扣款项,同时也是不懂行业的表现。
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也证实了这一点。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银隆总是以售后和影响品质声誉为名对公司开具罚单,累计下来一个月能达到200万元–300万元。”
严苛的质量要求加上大量的压款不放,让银隆在供应商中口碑渐失。“给车厂做配套时间长了,其实是会讲感情的,但银隆这么搞,大家的脸面已经撕破了。”上述供应商如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