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下半年智能手机市场销量下降也有结构性的原因存在,但现在融创的投资者应该已经将融创对乐视的投资全部假设为零了

图片 1
企业概况

过去的10年,中国家电业零售规模的增长并不平稳,不少年份都有着大起大落的表现。如果从10年整个区间来看,10年来中国家电业零售规模翻了一倍。图片 1

新年初始,曾经火爆的手机产业链却跌跌不休一片惨绿。在整体出货放缓的背景下,苹果等各大手机公司“砍单”消息不断,A股手机供应链板块现大幅调整。安洁科技、长盈精密等手机产业链个股股价甚至腰斩。
证券时报·e公司采访调研获悉,2017年下半年开始,中国市场手机销量下滑较为明显。在4G换机潮结束后,通信网络对手机设备的需求减弱,应用软件对手机硬件的需求带动作用减弱,且摄像、全面屏对消费者的刺激不足预期,市场头部品牌销量不振,令市场整体感受到寒意。部分A股手机供应链公司业务进展不及预期的情况也在年末出现。
不过,去年下半年智能手机市场销量下降也有结构性的原因存在,受供应链影响,多家手机公司将原本在去年四季度发布的新品延后到今年上半年,2018年上半年市场景气度有望提振,且二季度有望再现向上拐点。
中国市场销量突降
与苹果砍单消息相比,作为全球最大手机市场的中国市场销量突然下滑的消息更加剧了市场悲观情绪。
近日,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市场2017年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61亿部,同比下降11.6%。其中,12月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261.2万部,同比下降32.5%。过往数据还显示,2017年11月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22%。2017年1-6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2.39亿部,上市新机型565款,同比分别下降5.9%和26%。
“这是近十年来中国手机市场从没见过的。”OPPO副总裁吴磊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手机市场的下滑,一个席卷了上下游的强大产业的增长周期似乎被按上暂停键。
工信部在2017年9月份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了我国近年来智能手机市场发展的上升和回落的轨迹。
报告显示,全球手机市场在2009-2010年进入3G换机时代,中国手机产量增速高达20-40%,2013-2014年进入智能机和4G换机时代,手机产量增速也达到10-30%。随着智能机普及率上升,国内手机整机产量逐步进入中低速增长期。2015年,中国手机产量增速8%,相比前几年两位数的增速,有了明显回落,但同年全球出货量增速仅为2%。2016年在全球手机出货量负增长的情况下,中国手机产量仍实现了超10%的快速增长。
2016年也是中国品牌高速增长的奇迹时间。华为2016年出货量1.39亿台,跻身全球前三。OPPO出货量近1亿部,增长率达到惊人的122%,vivo同期的增长率也超过100%。到2017年,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峰值,出货量爬坡表现出疲态。
与之对应的,手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市场资源快速集中,有手机品牌高层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手机市场格局由原来的“倒三角”演变为“T”型格局,头部品牌继续扩张产品线,高中低价位全线洗牌。随着4G手机换机潮结束,换机周期拉长至22个月,与之对应的全球平均换机周期为19个月。
与国内手机品牌增速放缓对应的,苹果方面也不断传来坏消息。去年12月份,iPhoneX砍单的消息就甚嚣尘上,近日又有分析师称iPhoneX将在6月停产。一连串的利空消息下,尽管苹果公司的股价连创新高,A股供应链公司却表现得异常惨淡。截至1月23日,知名苹果概念股安洁科技股价近乎腰斩,蓝思科技、欧菲科技较去年11月份股价跌去超3成。
另一方面,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厂商台积电发布四季度报告显示,2017年四季度电脑相关应用环比三季度增长8%,消费性电子相关应用产品销售环比下滑38%。得益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运算的强劲增长,该公司弥补了手机芯片需求减弱带来的影响。
零售渠道:生意太差了
在全球年销售约15亿部的智能手机市场,行业受益者不仅是上游供应链公司,还有庞大的线下渠道。鼎盛期,OPPO、vivo在国内拥有门店数量超过20万家,如毛细血管一般,渗透到各个县城、乡镇。随着销量遭遇下滑,线下门店也感受到了寒冬。
安徽阜阳市一家手机店老板郑良驷,经销手机18年。1月23日,郑良驷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往年年末都是手机销售的旺季,但是今年感觉生意太差了。从下半年开始门店销售情况一直在下滑,各个手机品牌的库存都增加了很多,销售利润也下滑厉害。”
销售遇冷,很多线下商户萌生去意。郑良驷称,他所在的阜阳市泰和县原本约有600多家手机零售店,2017年下半年关门的约有100多家。他认为手机在县级城市生意不景气的原因主要是:“现在手机质量都好了,基本上都能够解决需求,大家没有换手机的动力。虽然手机产品更新很快,比如各个品牌都在卖全面屏,但是换了个屏幕对消费者也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从我们销售的几个品牌来看,华为相对还较好,OPPO、vivo有下滑,金立下滑更厉害。不过做这几个品牌的生意仍有些利润,而去年下半年以来销售小米、魅族等几个品牌一直在亏钱,计划今年把魅族的铺位关掉。”郑良驷称,“现在值得期待的消息就是,近期几家大的手机品牌召开渠道会鼓劲,释放的信号是今年上半年会有更多创新的产品发售。”
据数据机构发布的2017年线下市场销售报告显示,中国市场各大品牌销量中,苹果、华为出货量保持了平稳波动,小米触底反弹,其他多数品牌出货量呈现下滑趋势。中国智能手机市场销售量前十名的品牌,去年1月份线下市场销量合计为3176.7万部,到12月份下滑到2639.1万部,下降比例为17%。
中国市场排名最先的OPPO、vivo销量在2017年1月份至12月份线下市场更是螺旋式下降,1月份两家公司线下销量分别约为810万部和710万部,但到了12月份销量分别下滑至570万部和520万部,分别下滑约29%和27%。遭遇资金链问题的金立,2017年12月份线下销售量较1月份下滑了约31%,魅族同期下滑约47%。
二季度或现拐点
智能手机增长周期到了拐点时刻吗?尽管眼下市场表现比较惨淡,但是企业与行业分析师仍然比较乐观。
数据机构Countpoint高级分析师闫占孟表示:“此轮手机市场下滑主要是中国市场经历2016年高速增长市场容量达到峰值,自然回调形成的,我们此前预计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将在2017年二季度开始回调,实际发生下滑是在下半年,基本上是符合预期的。”
对于年末市场销量的下滑,1月23日,OPPO公司相关人士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整体市场环境来看,2017年中开始手机市场下滑,市场竞争也越发激烈,OPPO在基数较大的前提下,受到的冲击也是明显的。从企业本身来说也有产品策略上的主动选择,OPPO的产品价位段布局比较集中,低价位段的产品比较缺乏,公司方面没有为了短期经营数据而改变经营动作。
对于市场传言“对上游供应链大幅降低了元器件采购数量预期”,OPPO方面表示,在元器件的下单预期上,一方面是基于对手机市场的判断,另一方面是对元器件价格的预期判断。2018年由于5G尚未商用,预计2018年行业态势与2017类似,但品牌集中度会更高。公司将积极部署高新技术如5G、AI、异形全面屏,并加快海外发达市场的扩展,未来可期。
有券商卖方分析师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一季度手机供应链受到苹果及国产品牌手机“砍单”因素影响,加之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放缓以及部分公司资金链紧张的负面情绪,触发了此前获利丰厚的投资者离场,概念股整体进入“悲观时刻”。但这种悲观情绪有望在二季度改观,今年二季度智能手机新品将密集发布,加之苹果在下半年储备有不少动作,预期行业将在二季度出现上行的拐点。
对于2018年市场整体走势,多家上市公司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乐观的情绪。手机ODM公司高层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年末手机销量下滑有结构性的因素,他解释称,往年四季度会有大量新产品发售,但是由于供应链等原因,各家搭载新技术的新机型都推迟至2018年上半年发布,2018年上半年将一反过去常态,有大量新产品发布,有望使上半年的手机行业“淡季不淡”。此外,中国手机品牌在2018年将大举进军海外市场,也有望提振手机产业链。

在终止对乐视影业的重组后,乐视网再度面临新的危机。
1月23日,乐视网召开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董事长孙宏斌、总经理刘淑青等参加了此次会议。
此次说明会针对终止对乐视影业重组、乐视复牌后股价、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债务问题等进行了说明。
作为孙宏斌看重的乐视优质资产,也是融创入股乐视条件之一的乐视影业,是孙宏斌战略中垂直覆盖新中产家庭生活的内容生产平台。今年下半年,孙宏斌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推广其大文娱战略,并为乐视影业站台。
应该说,乐视影业是新乐视体系涅槃的关键,而此次对其重组失利使得孙宏斌半年的努力付诸东流。就在不久前,孙宏斌还在做最后的努力,12月25日,融创旗下公司嘉睿汇鑫拟增资乐视影业,交易完成后,其持股比例将提升至40.75%,融创将取代乐视控股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
然而截至目前,由于乐视控股因对外借款及担保导致资产被大量质押和冻结,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21.81%股权目前仍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同时,乐视影业尚存有对其关联方乐视控股的17.1亿元其他应收款。
在交流会上,乐视网回复称,公司基于对于乐视影业股权情况和目前经营情况的综合判断,决定终止本次对乐视影业的收购。
而根据终止重组的公告显示,考虑到乐视控股短期内提出实质解决方案存在不确定性,乐视控股持有乐视影业股权冻结不能解除且关联方其他应收款问题迟迟未能解决,导致交易无法推进或无法获得批准,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暂不具备实施基础。
在说明会之前,乐视网发布多个公告披露了终止乐视影业重组以及乐视目前正面临的9大问题,其中包括了,关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实际控制人借款承诺未能履行、部分债务到期等问题,造成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导致公司出现大量对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销售渠道陷入困局,业务规模大幅下滑等问题。
截至2017年9月30日,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35.02%,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资产重组的终止也预示着乐视将结束长达9个月的停牌期。
近期,市场有消息称乐视将于1月25日复牌,而乐视网的估值也遭遇基金多次下调,最新的估值低至每股3.91元左右。与停牌时每股15.33元的价格相比,缩水近75%,相当于复牌后13个跌停。
孙宏斌并没有正面回应股价问题,他表示:“股价走势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乐视现阶段将着力解决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和供应链问题,以期公司业务恢复稳定。”
对此,有投资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对融创来说乐视网大跌肯定是坏事,但现在融创的投资者应该已经将融创对乐视的投资全部假设为零了,只要不再投入巨资,对融创影响应该不大。”
同时,贾跃亭还持有乐视网10.2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5.67%,其中10.2亿股已质押给金融机构。股票复牌后,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从而可能导致乐视网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对此,有分析认为,融创会借此抄底,从而取得乐视的实际控制权,对此,乐视网回复称,贾跃亭目前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持股25.67%,融创中国持股乐视网8.56%,孙宏斌先生为融创中国的实际控制人。目前贾跃亭先生并未表达对所持乐视网股权的处置安排,也未表示不对所持股权在质押机构的质押行为支付补足保证金。如果因股价下跌,贾跃亭先生也未对保证金进行补足,则其所质押的乐视网股权将由质押机构按照协议条款进行相应处置。
上述投资界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融创已经事实上控制了乐视,目前乐视是个大窟窿,除了融创没人愿意接手,融创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注资,不然乐视也运营不下去。”
而贾跃亭所质押的股票很有可能因为跌破平仓线被强行平仓,该人士表示:“从开始就觉得投资乐视是个错误,现在是进坑了,只能继续玩下去,老孙应该会最低的价格买入。”
昔日在“同袍偕行”的发布会上惺惺相惜的两位老乡,如今在债务问题上也出现了分歧。
根据乐视网公告,截至2017年11月30日,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亿元,而1月22日,乐视控股发表文章称,经初步核算乐视控股及关联方需要承担还款的金额在60亿元左右,其中30亿元已经有相应的解决方案在加快执行。而这一说法立刻引来了乐视方面的回击,表示欠款数额并没有问题涉及关联方50余家。
根据乐视财务总监张巍的统计,截止2017年11月30日,上市公司与贾跃亭先生控制的关联方之间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等。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涉及关联方50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25.83亿元、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9.93亿元、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5.66亿元、乐视控股有限公司4.86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4.41亿元等。
而对于债务问题,乐视网董秘赵凯表示:“截至目前,公司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如上述应收款项出现大面积回收困难,将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危及公司信用体系,致使融资渠道不畅,对公司经营构成不利影响。公司管理层已认识到问题的严峻性和紧迫性,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
对于未来的经营困境,乐视网回复称,面对业绩下滑状况,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积极应对,不断调整、优化管理机制和组织结构,积极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包括影视剧版权分销、超级电视的供、销、服等,以力争产生新的营收;并逐步处理债务问题。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津嘉睿也在同公司管理层积极协调目前遇到的一系列问题,期望通过借款、增资等措施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局面,为后期持续经营做保障。
此前,消息人士曾向界面新闻表示:“止损是融创目前最需要做的事,融创应该引入战略投资者,安心当二股东。”现在,孙宏斌将面对的是更大的窟窿,尽管今年融创在地产方面的销售额再创新高超过了3000亿元,但是现在,他对乐视的信心已经没有那么坚定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