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欧盟罚单并非高通遭遇的首例,除了核心城市

作品案例

近日,京东官方宣布,京东物流将“极速达”服务拓展至大件商品,目前大件“极速达”已覆盖全国50多个核心城市以及约200个“京东帮”服务店所在行政区县。
据了解,这是京东物流继2013年推出中小件商品“极速达”服务,2015年升级为2小时内送达后,再一次做的服务升级。此次拓展进入的大件商品将以大家电为主,同时去满足消费者对配送时效、精准等的需求。
目前,在京东购买大件商品,包括北京、广州、上海、成都等50多个城市的指定区域均可选择“极速达”配送。除了核心城市,位于吉林、广西、云南等地的200多个京东帮服务店覆盖的城镇、农村,也开通了“极速达”业务。
京东方面表示,大件物流网络自2010年开始搭建,此后不断扩建物流网络,并不断缩小偏远地区与发达地区消费者所享受的服务差别。
据了解,目前,京东物流大件网络已实现中国大陆所有行政区县100%覆盖,以及近60万行政村全覆盖,八成以上订单实现了当日达或次日达,运营近万家京东帮和家电专卖店为农村消费者提供以大家电为主的大件商品“营销、配送、安装、售后”一站式服务。
京东方面还称,未来,随着这项服务的不断成熟,大件商品“极速达”配送时效将会进一步提高,区域也将进一步扩大。

“罚单”不断的高通,近来可谓厄运连连。
1月24日晚间消息,欧盟委员会宣布,已决定对高通公司罚款9.97亿欧元(约合12.29亿美元),这也是各国调查高通反垄断案以来的最高罚款记录,相当于高通公司2017年营业额的4.9%。
欧盟方面称,高通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通过向苹果公司付费的形式,换取苹果在其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中独家使用高通的芯片。与此同时,欧盟对高通公司的另一项反垄断调查还在进行中。该调查案件涉及高通是否以低于成本价销售部分型号芯片,以打压其竞争对手基频芯片商Icera,使其退出市场。
1月25日,高通在台湾遭遇的8亿美元罚单也有了新进展:高通将分60期,共五年时间缴纳罚款。此前,高通一直拖欠罚款,2018年1月22日已是该罚款缴交的最后期限。
“欧盟罚款绝不是孤立事件,很可能与苹果公司的推动有关。在此之前,苹果已对高通在全球范围内提起诉讼将近一年了,”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集成电路产业高级分析师、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技术研究部部长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从去年开始,我们认为,整个手机产业进入缓慢增长期,苹果公司的利润也在下行,在此背景下,苹果公司不再愿意与供应商分享利润份额,首选的做法便是与高通对垒。”
祸起苹果?
两个美国科技巨头“行贿受贿”,欧盟却跳出来开了天价罚单——高通获欧盟罚单背后的关键先生,很难令人不联想到苹果。
在经过长达两年多的调查之后,欧盟方面决议认为,高通在2011至2016年期间向苹果公司支付数十亿美元“返点”,以令后者的iPhone和iPad设备独家使用高通LTE基带芯片,从而帮助高通进一步巩固了市场地位。
所谓基带芯片组,能够使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连接到蜂窝网络,以便进行语音和数据传输,属于智能设备中的核心部件,LTE基带芯片组则符合4G长期演进的标准。
目前高通是全球最大的LTE基带芯片组供应商,根据基带与射频分析机构StrategyAnalytics的数据,2015年高通LTE基带芯片全球份额为65%,尽管2016年的数字下滑,但也占据52%的市场份额。
在高通与苹果的内部协议中,如果苹果向市场推出一款使用了高通对手的基带芯片组的产品,这笔“返点”款项将会停止支付。此外,如果苹果决定更换供应商,则需将已支付款项中的大部分退回给高通。
苹果公司则越来越对这样的规定丧失耐心。尽管在欧盟的调查中,苹果公司收受了高通排他性协议的“好处费”,但这家手机巨头在2017年展开对高通的全球诉讼,控诉后者采用“排外政策和过度的版权费”,使得过去几年间苹果公司多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苹果与高通的协议发生在2011年,当时苹果公司在技术上可选择的合作对象并不多,从这个角度来推断,这应当是双方均有意愿的协议,”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坦白说,高通过去在产品效果上是最好的,即便没有这笔资金,苹果也很大程度上会选择高通,只是最终通过资金的形式将事情固定下来。”
但如今,曾经亲密无间的“战友”却选择了分道扬镳。在朱晶看来,这与苹果公司身处的智能手机大环境相关。“整个手机产业正在经历缓慢增长期,苹果公司也承担了相当压力。过去高利润时代,它可以与供应链合作伙伴共享红利,如今则需要在上游进行重新计划。”
一个佐证是,苹果公司正在加大基带芯片的自研力度。2017年底有媒体报道,iPhone将引入联发科基带,并加大对英特尔基带的采购力度,但也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给联发科的订单中,基带芯片是由苹果自主设计的,只是交付给联发科,以后者的名义生产。
麻烦缠身
此次欧盟罚单并非高通遭遇的首例。作为智能手机芯片巨头,近年来高通拥有一系列监管机关处罚的“历史”,可谓麻烦缠身。
2015年,我国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罚处9.75亿美元。2016年底,高通在韩国被判违反公平竞争,收到反垄断监管部门8.53亿美元的罚单。仅三周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对高通提起了反垄断调查。2017年,台湾地区“公平交易委员会”则对高通开罚7.73亿美元,同样是因其垄断行为。
不过这一次,高通对欧盟的判罚反应极为强烈,称将立即向欧盟中级法院“综合法院”(GeneralCourt)提起上诉。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即便高通向欧盟中级法院甚至最高法院上诉,在法院最终判罚之前,该公司仍将必须支付巨额罚款且调整自己在此期间的行为。法院判罚过程或持续数年。
另一个麻烦是“博通105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阴影。而本次欧盟对高通的判罚,也将就此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北京时间1月25日凌晨,在欧盟罚单开出后,高通报收67.98美元,微跌0.53%。此外,有业内人士称,该判罚将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苹果诉讼高通案的参考,接踵而来的罚款、诉讼,或将长期拖累高通股价。
高通的股价波动,将有望增加博通收购的胜算,而这背后仍然是重重利益。“博通如果收购高通成真,从全球手机产业链而言,最大的受益者又将是苹果公司。”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道。
有消息人士透露,如果完成收购,博通计划在一段时间后关闭高通的专利授权业务,因为该业务导致高通与客户之间发生了太多的摩擦。然而,来自专利授权的利润为高通的研发创新活动提供了资金。
“如果将这项业务关闭,高通手机芯片创新能力跟不上,将极大影响OPPO、Vivo等极大依赖高通芯片的本土手机厂商的竞争力。”朱晶指出。

乐视网(300104.SZ)24日复牌,开盘15分钟,乐视跌停板封单760万手,换手率仅0.04%,最新股价13.8元,最新市值550.54亿元。
乐视网停牌至今已过去九个多月,今日乐视网复牌后,开盘仅仅15分钟后就跌停也是意料之中。
业内对于乐视网的预测也是一片灰暗。之前重仓持有乐视网的基金公司已经多次对其估值进行下调,最新的估值低至3.91元左右。如果按乐视网停牌前股价为15.33元计算,等于复牌后要连续13个跌停板。
据了解,乐视在发布复牌公告的同时,乐视网还提示了2017
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由于乐视网存在因关联方欠款未能有效
偿还导致现金流极度紧张,从而出现业务经营困难,各类收入较大幅度下滑等情
况;同时,公司日常运营成本并未相应减少,且融资成本大幅增加;此外,关联
方应收款项存在部分回收困难的情形,公司存在 2017
年度计提大额坏账准备的可能。
乐视网财经总监张巍透露,乐视网关联欠款余额达到 75.31 亿元,涉及关联方 50
余家,其中主要包括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 25.83 亿元、乐视移动智能信
息技术有限公司 9.93 亿元、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5.66 亿元、
乐视控股有限公司 4.86 亿元、乐视手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4.41 亿元等
2017年1月15日,孙宏斌携150多亿元驰援乐视。“如今入主一年,融创为乐视操碎了心。”有投资者问孙宏斌,是否后悔入股乐视网。
孙宏斌说,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回报。如果把风险控制到零,那只能把钱存到银行了。“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人其实是不能预测未来的,只能不断的应对、调整。坦然面对困难、坦然面对结果,是我们应有的人生态度。”
谈及乐视网的将来,孙宏斌称,“人有时候要敢教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