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菲科技曾向金立提出将微众银行股权转让给欧菲科技,持有乐视网3.4亿股的融创

图片 1
效果图

连续六天一字跌停,市值蒸发接近54%。股价“腰斩”的乐视网,让巨资接盘的融创,从“白衣骑士”变成了“苦主”。
1月31日开盘后,乐视网连续第六个“一”字跌停,跌停价报于8.15元,市值跌至325.1亿元。相较于复牌之前,如今乐视网的市值已经累计蒸发了接近290亿元。持有乐视网3.4亿股的融创,目前浮亏已经达到32.7亿元之巨。
随着乐视危机的不断发酵,孙宏斌的态度变化耐人寻味:从巨资入股时对贾跃亭一路力挺,到人事几经更迭后,乐视网为关联应收款与乐视控股隔空交战,再到孙宏斌本人遗憾流露、“愿赌服输”,这种悄然的变化,不露痕迹而曲尽微妙。
接盘乐视网巨亏,但融创投资乐视却也未必是亏损的买卖。在这一年间,融创与乐视系进行了两笔涉及土地资产的交易,以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以极低的代价,从乐视系手中取得了融创主业必须的庞大土储资源。
股价“腰斩”,融创浮亏过半
乐视网的持续下跌,除了18万名个人投资者之外,最受伤的人,可能就是巨资接盘的“中国好老乡”孙宏斌。截至1月31日,乐视网累计跌幅已经达到47%,融创每股浮亏已经高达9.54元,亏损率接近54%。
2017年1月15日,融创控股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60.41亿元总对价,每股35.39元的价格,接盘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乐视网按10:10转增股本后,嘉睿汇鑫的受让成本约为17.69元/股。对应乐视网1月30的股价,嘉睿汇鑫所持市值约为27.7亿元,浮亏总额达到32.7亿元,已经基本上处于“腰斩”状态。
乐视网的下跌之路,似乎仍然没有到头,如今又迎来业绩巨亏助跌。乐视网1月30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计提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44亿元、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35亿元,加上经营性亏损37亿元之后,2017年净利润预计将出现高达116.05亿元至116.1亿元的巨亏,成为已披露业绩数据上市公司中的“亏损王”。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股票开始起停牌,以转增后的股价计算,乐视网股价停在了4月14日收盘的15.33元。2017年11月,多家公募基金在将乐视网估值下调至7.8元的基础上,再次下调到3.91元,仅相当于转增后的25%略高。
按照乐视网转增后的价格计算,复牌后乐视网将会出现13个跌停,才会接近调整后的估值。而复牌6天以来,虽然出现五个连续跌停,但股价仍为复牌前的53%左右。换言之,乐视网可能仍然存在大幅下跌的空间。
可以作为对比的是,热衷于VR、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生态”布局,有“翻版乐视”之称的ST保千里。加上复牌前一个交易日,截至1月31日,ST保千里已经连续24个交易日跌停,跌幅高达77%左右,近19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除了一系列利空,贾跃亭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也是高悬于乐视网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根据1月26日公告,贾跃亭持有的10.24亿股中,已有10.19亿股质押给金融机构。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
根据公开披露,贾跃质押上述股份是在2015年10月。当时,乐视网的股价在50元上下,质押数量为5.07亿股。如果质押率为40%,则对应的质押价格为20元左右。由于乐视网是创业板股票,即质押率为30%,质押价格也在15元左右,转增后则为7.5元左右。据此计算,只要继续出现一个跌停,贾跃亭质押的股份就会爆仓。
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原本为限售股。根据2017年5月27日出台的减持新规,董监高任期届满前离职,在其就任时确定的任期内和任期届满后六个月内,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股份总数的25%,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股份。
然而,2017年5月下旬和7月初,贾跃亭已经分别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目前辞职时间早已超过半年,不受上述减持规定的限制。其质押的股份如果爆仓,金融机构可以进行处置。按照1月31日的股价计算,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市值约为83.3亿元,占乐视网总市值的四分之一以上。若一旦因为爆仓而被强平,对乐视网股价的冲击可想而知,融创遭受的损失必然更大。
融创态度转向
随着乐视危机持续发酵,并蔓延至乐视网之后,孙宏斌对贾跃亭的态度,也逐步出现转向。
在2017年1月15日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曾高调表示,对乐视的管理团队高度认同,敬佩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在乐视的业务、管理层面,孙宏斌也表示认,称经过一个多月全方位、高强度的尽调之后,他认为乐视的战略、策略都是对的,甚至声称“一个多月的尽调,比贾还了解乐视网”。
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在上海的2017年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再次公开表示,贾跃亭还是公司核心,负责公司产品、战略。即便在贾跃亭辞职后,孙宏斌仍在社交媒体对其力挺,称其“仍有好牌”。此后,孙宏斌又称,无意于乐视的控股权。直到被选举为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孙宏斌还声称乐视网是小生意,不愿意担任此职。
即便到了贾跃亭赴美不归的2017年9月,孙宏斌仍然声称,贾跃亭“是一个很厚道的人”,是中国少有的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前瞻性的人,并指责“攻击贾跃亭的专家的嘴脸,他们连老贾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到了2018年,孙宏斌的态度终于转向。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对贾跃亭之妻甘薇替“公司”担保100多亿的说法呛声,澄清贾跃亭及乐视控股等实际为乐视网担保总额为14.17亿元。两天后,乐视网再次公告,坚称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该公司的应还应收账款为75亿元,而非乐视控股所称的60亿元。
而孙宏斌也显示了与此前不同的态度。在1月23日的重组说明会上,被重提对于投资乐视网会否遗憾时,孙宏斌留下了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的说法。乐视网同时还表示,融创方面尚未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
独家合作的土地交易
一边力挺贾跃亭,一边紧锣密鼓地进行资产交易,这是融创进入乐视之后的另一面。交易的资产,则主要集中在股权、土地等方面,时间跨度为2017年3月至2017年11月,其中部分交易尚未完成。
根据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披露,嘉睿汇鑫受让乐视影业股权比例为15%,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8.38%。而到2017年7月的一则公告则表明,嘉睿汇鑫已持有乐视影业21%股权。由此,嘉睿汇鑫持股比例增加6%。
天眼查信息显示,继2017年4月之后,乐视影业又在当年10月进行了股权变更登记,股东数量由46名减少到45名,一家有限合伙基金退出了乐视影业股东行列,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1.81%,比上次变动时减少了6.57%。
那么,嘉睿汇鑫新增的乐视影业6%股权,究竟来自何处,又有多少是受让自乐视控股,交易发生于何时,以及价格如何?双方迄今没有正式披露。
融创巨资进入乐视后,就有分析认为,乐视系最大的筹码,就是土地储备,融创之所以不惜巨资投资乐视,看中的就是乐视系的巨大土储。而融创进入乐视之后,双方确实进行了不少交易。尽管接盘乐视网股权巨亏,但从融创的地产主业角度来看,与贾跃亭的交易,孙宏斌不仅没有吃亏,反而可能颇有收益。
融创中国2017年8月31日公告显示,当年3月,其下属公司分别以2.2亿元、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投资持有的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50%股权,以及上海隆视各50%股权。
披露信息显示,上海隆视项目的主要开发为办公用途,占地面积1.58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6.1万平方米;重庆乐视界主要从事开发重庆两江新区的龙兴项目,项目占地面积25.44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基39.92万平方米,可售面积35.61万平方米。根据媒体报道,重庆乐视界上述项目的拿地价为4.21亿元,而融创仅以一半的价格,就拿走了50%股权。
更为重要的是,融创中国还在公告中称,将成为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将在地产产业(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同时天津嘉睿汇鑫将就乐视系的其他股份拥有优先投资权。虽然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巨额浮亏,但如果考虑到上述土地交易,融创并不吃亏。
融创还计划通过提供借款的方式,将贾跃亭及其其他企业名下的其他资产,掌控在自己手中。2017年11月16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嘉睿汇鑫与乐视致新、乐视网订立一份借款协议,嘉睿汇鑫有条件向乐视致新提供借款人民币5亿元。
作为借款先决条件,乐视致新应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5亿元;乐视网应将其持有的重庆乐视小贷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乐视体育6.47%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2亿元。两天后,乐视网也披露了相关信息。1月30日晚间,乐视网在风险提示中提及上述担保的风险,但未明确披露借款是否已经发生。

2月1日,外媒报道,虽然在印度市场遭到一众对手的多重夹击,但苹果依然拿下了印度高端智能机市场的销量冠军宝座。
市场研究公司CounterpointResearch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苹果拿下了印度30000卢比(约合人民币2966元)以上高端市场47%的份额。图片 1

在手机市场的“悲观时刻”,金立公司在这个寒冬中遭遇生死劫难。因为资金链问题被曝出,引发供应链企业以及金融机构等债权方挤兑,多家上游供应链公司受到影响。
金立的资金缺口有多大?如何推动债务问题的解决?拖欠债务能否偿还?1月30日,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旋涡之中的他情绪尚比较乐观:“金立的生产和销售逐渐恢复了正常,我不会跑路,债务一定会一步步偿还。”这位“手机行业围棋下得最好”的企业家近期可能没时间下棋了,他正忙于寻求出售银行股权和物业资产,同时引入战略投资者来解除此次危机。
多家上市公司受影响
2017年,金立手机出货约3000万部,排在中国市场第七位。手机制造行业普遍利润较低,一旦出现问题,利润薄弱、抗风险能力差的供应链环节容易引发连锁反应,在2015年手机供应链就曾爆发出大批工厂倒闭,福昌电子、东莞京驰、深圳鸿楷兴等一批代工厂破产,影响了上游数百家小公司。
截至目前,维科精华可能是已经曝出的受到金立影响最大的上市公司。由于金立方面拖欠维科电池应收货款8409.99万元,可能导致维科精华2017年业绩继续亏损,面临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此外,尚有欧菲科技、深天马等供应商对金立有较大额度应收账款,江粉磁材旗下东方亮彩也在受影响之列。
昨日,欧菲科技发布业绩预告,对部分客户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3亿元。该客户疑为金立。
据工商资料,金立旗下子公司同样出现了账款违约的问题。2017年,金立旗下的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3处房产被抵押,并且2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强制执行,被最高法列入失信公司名单。
金立没有公布短期内存在多大资金缺口,但从供应商追诉的债务上对比,金立面临的问题比乐视的问题要乐观。
资金链问题因投资超限
1月30日,证券时报记者通过社交软件采访了金立总裁刘立荣,作为持有金立最重要平台金立通信41.4%的最大股东,刘立荣首次对金立资金链危机作了回应。
对外界流传金立的资金链危机主因是他本人赌博输掉几亿元,刘立荣称:“那些都只是市场传闻。”他说,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
从动态来看,金立确实面临着不小的财务压力。位于前海的金立大厦正在投入建设之中,2017年7月金立还宣布将在重庆投入50亿元建设生产基地。此外,金立在2017年还连续对南粤银行等做了财务投资。
随着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公司申请资产保全,部分银行也向法院起诉冻结金立公司资产以及刘立荣个人资产。1月9日,因为中信银行东莞分行向法院诉讼,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刘立荣所持有的金立通信的41.4%股份被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冻结,限制时间为2018年1月10日~2020年1月9日。而在东莞法院之后,深圳法院也申请了轮候冻结,冻结时间为3年。
目前金立持有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以及在正在建设中的位于深圳前海的金立大厦等重要资产都处在资产冻结中。另外,因对部分账款承担连带责任,刘立荣及其妻子名下的个人资产也被供应商申请了财产保全。
欧菲科技断供影响回款
金立资金链问题在2017年12月开始爆发出来,欧菲科技股价率先受到影响。去年12月14日,欧菲科技召开了投资者电话会议提到,欧菲科技对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约6亿元,并已经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在刘立荣看来,欧菲科技的断供对金立的影响是最大的。“在生死关头曾向欧菲科技高层求助,解除微众银行股权以外的其他资产保全,并全面恢复供货。”刘立荣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菲科技曾向金立提出将微众银行股权转让给欧菲科技,因为欧菲科技断供对生产影响很大,当时金立同意了全面配合转让微众银行股权,并向银监会递交了《关于请求将微众银行股权转让给欧菲光公司的报告》,此后欧菲光恢复了供货,但微众银行的股权转让未获银监会批准,此后欧菲光再次断供。”
刘立荣没有向记者透露目前金立存在多大的资金缺口,但是他提到因供应商断供导致短期偿债压力很大。“整个资金链危机的过程中,只有欧菲科技一家重要供应商停止供货,受其影响2017年12月和今年1月份货款回笼下降较大,欧菲科技断供45天影响了至少30亿元货款回笼,欧菲科技同时申请保全了我和我太太名下的个人资产。”
刘立荣对欧菲科技的态度显然是不满的,他表示,金立目前生产和销售处于基本正常状态,员工工资已经正常发放,内部较为稳定。“目前公司在做出售资产的工作,一边偿债一边生产。公司正在寻找出售资产来渡过这次危机,但是欧菲科技的债务目前不会处理了。”
寻求战略投资者
按照刘立荣的计划,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在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刘立荣对记者表示:“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已经有进展,目前整体方案在谈判中,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在记者追问是否会放弃金立控制权时,刘立荣表示:“必要时可以。”
金立也在寻找微众银行股权和金立大厦等资产的接手方。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微众银行发起成立股东之一,金立曾出资9000万元获得微众银行3%的股份。此外,金立在深圳前海合作区妈湾片区拥有一处在建金立大厦物业,根据前海管理局官网信息,金立大厦为1栋地上23层、地下3层,占地5776.77平方米大楼,总建筑面积54118平方米,项目总投资12.35亿元,接近竣工。此外,金立通信在2017年6月12.8亿元投资南粤银行,获得了9.49%的股权。
刘立荣表示,如果把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和金立大厦资产出售,预计可以回笼70亿元资金,此外南粤银行股权估值接近20亿元,这些钱可以解决当前的资金缺口问题。但是微众银行的股权的转让需要银监会审批通过,而金立大厦资产在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申请财产保全后处在冻结状态,南粤银行股权在上海唐神广告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后冻结。受限于此,资产出售的时间上难以把握。
“我不会跑路,债务会一步步偿还,金立对解决这次危机是有信心的,希望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来解决问题。”刘立荣最后称。这或许也是他希望通过记者对金立债权人的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