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Vilfer的公司目前已经在破解iOS11的服务上,中国首块三星LED电影屏落户上海五角场万达影城

作品案例

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中国彩电业的“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版图日渐清晰,彩电行业也迎来了关键的历史转型时期。现阶段中国彩电消费市场呈现曲面、超薄、量子点、激光等多元发展,各个产品形态技术层出不穷。
全民量子点时代进程加速
回顾电视产业的历史,每一次显示技术的升级换代都意味着一次产业洗牌的机会,背投之争、等离子与液晶之争等的结果,都是见证了一批企业的消亡,以及另一批企业的趁势崛起。反观OLED显示技术具有自发光的特性一直被认为是下一代显示技术的发展方向,但大尺寸OLED则面临易老化、面板寿命短、良品率较低等问题,这些都使得OLED电视难以普及。而现如今,随着量子点电视的问世,将打破近年彩电显示技术革新的空窗期,有望改变彩电显示技术的发展方向……
TCL旗下的华星光电具有量子点技术研发、生产的一流能力。作为当今中国消费电子领域中具有垂直产业链整合能力的企业,TCL通过对产业链上下游的整合转型,在国内拥有“液晶面板-背光模组-电视/手机整机”垂直产业链一体化的优势,为公司的一体化设计、制造提供可靠的保证,进一步提高了制造和供应链的竞争力。
三星携诚意之作全新QLED光质量子点电视Q6F献礼新春。Q6F包含55英寸和65英寸两个尺寸段,在苏宁线下门店和线上商城等全渠道率先发售。不仅继承了QLED光质量子点“亮、久、广”的技术优势,且兼具极高的性价比,将为更多消费者带来量子点电视的极致视觉体验。开年诚意之作,Q6F献礼新春作为全球显示行业的领军企业,三星一直致力于推动技术变革、产品换代、体验升级。
迎来LED电影屏时代
多少年来,放电影都把画面投影在那个神秘的幕布上。可是现在LED出现,让电影院拿掉了那块幕布,直接换上了LED显示屏。前不久,全国首家三星Cinema
LED影厅开业仪式在上海举行。三星电子、万达电影、哈曼中国共同宣布,中国首块三星LED电影屏落户上海五角场万达影城,希望为寻求高品质娱乐消费的中国观众们带来新一代的全方位观影娱乐体验。三星LED电影屏拥有近10.3米的屏幕宽度、超清4K
分辨率(4,096×2,160)和高于传统投影设备10倍的峰值亮度,是目前市面上唯一一款画质符合DCI标准的LED显示屏。
激光电视试图取代液晶电视
如果说OLED和QLED格局已经形成,那么最有趣并且最混乱的便是激光电视,太多的品牌以及太多混淆视听的概念迷惑着万千消费者,激光电视行业需亟需一个“领导者”来规范整个行业乱象。这就是为什么海信激光电视最早从120英寸、100英寸逐步下探到88英寸和80英寸的原因,未来还会下探到70英寸甚至更小尺寸。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液晶电视尺寸越大成本越高,而激光电视尺寸越做越小则成本越来越低,随着激光显示技术不断迭代更新以及生产成本的逐步下调,再考虑到激光电视形态方面的优势,护眼方面的优势,运输和空间方面的优势,激光电视取代液晶电视并非不可能。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美国的执法部门最近取得了一项破解iPhone手机的重大技术突破,然而对全球众多苹果手机的消费者来说,这或许会对他们造成新的隐私问题。日前,美国一家大型政府服务供应商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种可以解锁市面上几乎所有iPhone手机的方法。
Cellebrite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的信息安全公司,因其能提供解锁移动设备的相关业务,它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的“合作伙伴”。
日前,Cellerbrite向所有iPhone手机的消费者宣布,它的工程师目前已经具备了破解任何运行iOS11的设备的能力,而这其中也包括最新款的iPhoneX手机。据悉,去年11月份,美国国土安全部在成功破解一名罪犯的iPhone手机时,所用的很有可能就是Cellebrite提供的技术。
Cellebrite其实是日本SunCorp公司旗下一家子公司,它目前虽然没有在任何大型场合公布自己对最新iOS系统的破解能力,但一位不愿意透露其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福布斯》,Cellebrite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研发出了能破解进入iOS11系统的解锁技术,并向全球各国政府执法机构和民间私人取证组织,兜售它们的破解技术。
当然,Cellebrite目前在对其“领先的解锁及信息提取服务”(AdvancedUnlockingandExtractionServices)的官方描述中已经提到了,自己已经能够破解“苹果iOS设备及其操作系统,覆盖的产品包括任何运行iOS5至iOS11的iPhone、iPad、iPadmini、iPadPro和iPodtouch”。
此外,据一位来自警方取证机构的知情人士透露,Cellebrite曾告诉他,可以帮他解锁iPhone8手机。这名知情人士认为,因为iPhoneX和iPhone8这两款苹果最新产品的安全系统几乎如出一辙,所以Cellebrite具备能破解iPhoneX的能力的这一消息,八成是真的。
iOS11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才刚刚被发布,Cellebrite的同行Elcomsoft甚至都曾赞美过iOS11在安全方面的新功能,包括此前被美国警方所采用的一种对付用用户指纹强行破解设备的相关保护机制,这是让iOS11很难被取证专家破解。
虽然,在面对一家以盈利为核心的安全服务供应商时,我们对其说法最好还是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可以确信的是,无论Cellebrite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发现了iOS的什么漏洞,它肯定都是很重要的。
在去年的时候,Cellebrite还曾发布过一则警告,称自己破解iPhone手机的能力正在下降。
Cellebrite所提供的技术,“可以决定或失效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设备上的PIN、模式、屏幕锁或密码锁,”但要想使用Cellebrite的技术的话,警方必须先将需要被破解的设备送到Cellebrite那儿。在其下属的实验室里,Cellebrite即可以用它们所掌握的秘密漏洞,来为警方破解设备,然后将破解后的设备交还给他们,好让警方提取出其中的关键数据,也可以出于自身什么目的,去破解他们想破解的手机。
《福布斯》之前曾披露过Cellebrite服务费,其实并不是很贵,每台设备破解费用大约只需1500美元。鉴于iPhone单独一个漏洞的悬赏价是100万美元,所以Cellebrite所收取的破解服务费还算是良心价。
Cellebrite可以将它最新的iPhone解锁技术封装到一款软件里,然后将其卖给它的客户。私人取证公司VANDGroup的合伙人DonVilfer非常喜欢Cellebrite所提供的新服务,但他认为Cellebrite这种做法意味着苹果或许也能通过测试这款软件工具,找出让其破解方法失效的反破解技术。
Vilfer表示,他的公司此前曾接手过一个案子,那名客户的员工不愿意交出他工作iPhone的密码,虽然那只是一台iPhone6,不是苹果的最新款手机,但Vilfer的公司目前已经在破解iOS11的服务上,取得了一些成功,。
截止记者发稿前,苹果和Cellebrite方面均未就此置评。
首台被破解的iPhoneX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政府似乎已经在苹果的最新款手机iPhoneX上尝试过Cellebrite的破解技术了。
《福布斯》在密歇根州发现了一份逮捕令文件,而其内容也让这一事件成为了我们所知道的,第一件美国政府因调查一件犯罪事件,而破解了iPhoneX的案例。
这份逮捕令详细描述了对一位名叫马吉德·赛迪(AbdulmajidSaidi)的武器贩卖嫌疑人的调查。赛迪原本计划在去年11月20号,离开美国,去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但警察提前逮捕了他,并没收了他的iPhoneX手机。
这款iPhoneX手机随后送到了一位在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大急流城实验室(GrandRapidslabs)工作的Cellebrite公司的破解技术专家,而手机当中的数据在12月5日就被很顺利地提取了出来。(赛迪案计划于今年7月31日开审,目前他的律师团队还未对我们的采访请求置评)
从这份逮捕令中,我们还看不出警方是如何破解了赛迪的iPhoneX,它也没透露太多有关这台iPhoneX里面的数据的信息。
回想iPhoneX刚刚发布的时候,许多人担心调查机构可以简单地通过苹果的FaceID面部识别技术,将一名嫌疑人的脸对准他的手机,来解锁他的这台iPhoneX。
相关研究者也曾发表过相关声明,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通过特制的面具来骗过iPhoneX的FaceID技术,实现对手机的解锁。
目前,此案的司法部检察官拒绝就此置评,而美国国土安全部也没有回复我们的置评请求。
但具备破解目前市面上几乎所有运行iOS系统的设备的能力,对执法机构来说将是一件大事儿,这不仅仅针对的是美国的执法者,对全球所有国家的执法机构都是如此。
自从苹果开始在每次新系统发布时,逐步提升自己的安全技术以来,全球各国的执法机构都已开始寻求各种方式,以期能突破iOS设备的防守。
就如同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FBI要求苹果公司解锁嫌疑犯iPhone手机事件”,苹果设备的加密层已经变得越来越难被渗透进去。
“囤积iPhone的漏洞”
在美国政府和苹果公司的“猫与老鼠”的博弈游戏中,Cellebrite无疑是最受益的一方。包括FBI和特勤局在内的许多美国警察和情报机构都是Cellebrite的客户。
《福布斯》在去年的时候曾详细披露过一些有关Cellebrite的信息,彼时,Cellebrite的业务可谓节节攀升,它和许多机构都签订了合同,其中最为人所知都就是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andCustomsEnforcement,ICE),它在和Cellebrite的单笔交易中就花了200万美元。除此之外,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ustomsandBorderProtection)也是Cellebrite的客户。
在ICE和Cellebrite的交易被曝光时,美国一些民权维护组织就已经开始担心美国政府会使用这种强大的破解技术,来搜查美国人的电子设备。
在谈到这方面的最新进展时,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FrontierFoundation)的高级律师亚当·施瓦特兹(AdamSchwartz)表示,美国政府和像Cellebrite这种机构的合作方式“备受关注”。亚当认为,Cellebrite很明显正在囤积漏洞,而不是将它们告知给像苹果这样的设备供应商,这不利于它们修补漏洞,幷提高公众安全。
“我们所有带着这些漏洞裸奔的人,都处于危险当中。”亚当这样补充评论道。
“如同电子前线基金会在法庭和在国会中所争辩的那样,当涉及到国际边界时,政府在搜查我们的手机时,真得需要先出示它的搜查令。我们看到政府破解幷进入人们手机的能力正在不断增强,这比我们所想象得还要真实。”

近日,韩国媒体报道称,出狱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表示要重新探讨OLED电视事业。一时间,三星是否重回OLED电视阵营,成为业内争论的焦点。据悉,三星电子视觉显示器业务总裁HanJong-hee正面回应道,三星投入OLED电视并非事实,公司会继续推动QLED和microLED电视的发展。
尽管如此,2月27日,多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三星正在探索大尺寸面板的技术路径,不论是OLED、QLED还是microLED,三星都会进行考量,不会轻易放弃主流的研究方向。
因此,业内预测,三星未来可能会采用QD-OLED技术来制作大尺寸面板,这一技术路线是将量子点材料运用于OLED面板中,从而将两者的优势进行结合。在液晶之后,OLED、QLED等新型显示技术的争夺战还将持续。
双雄之争
众所周知,三星在中小尺寸OLED市场一骑绝尘,LG则在大尺寸OLED独领风骚。在电视领域,三星力推QLED(目前仍是在液晶面板上升级)与LG抗衡,未来,原先专攻不同领域的两家企业可能会涉足对方阵营。
“三星一直是在移动端做OLED,但是在大尺寸的技术部分,目前并不是特别明确,可能会多条腿走路,”群智咨询副总经理李亚琴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在QLED和microLED产业上,三星具有研发基础和优势;对于大尺寸OLED,三星很可能只是在做研发,它不一定马上就转向OLED,而是在探索自己的技术路线。”
而QD-OLED或许是方向之一,据了解,QD-OLED是采用了新的喷墨技术,把蓝色OLED作为光源,在蓝色OLED面板上喷印红色和绿色的量子点,因此该类面板被称为“QD-OLED”。
事实上,三星早在2013年就已经推出过55吋的曲面OLED电视,欲和LG一争高下,但是最终选择退出OLED电视市场,转而奔向QLED。这和三星选择的技术路线密切相关,具体来看,三星的OLED面板选用的是RGB-OLED技术;而LG方面则选择了W-OLED技术。在大尺寸面板制作过程中,RGB-OLED技术成本高、良率低。
在这项技术背后,还涉及一个关键的模块——用于控制像素的TFT。在TFT的材料上,三星和LG一开始就做了不同选择。TFT的材料一般是低温多晶硅或者氧化物,三星在低温多晶硅TFT上存在优势,而LG选定了氧化物TFT来攻克大尺寸OLED。
相比氧化物,低温多晶硅的性能更优,但是其制作工艺十分复杂,在小尺寸面板上可以大展拳脚,却不能很好地应用在大尺寸面板上。从成本、效率上来看,氧化物TFT成为大尺寸面板厂商的选择。
因此,三星和LG展开了各自的前程。目前,生产OLED电视的厂商已经有十多家,除了LG之外,还有创维、康佳、长虹、索尼(50.27,-0.65,-1.28%)等品牌。其中,索尼加入OLED阵营后,在2017年的彩电高端市场中增长迅速。
殊途同归?
根据IHS的统计数据,2015年OLED电视销售额仅占全球电视市场的1.1%,到了2017年,其销售额的市场份额上涨至4.5%,尤其在高端市场OLED占据优势。
李亚琴说道:“OLED在2017年的出货量约为167万台,2018年我们预计出货量约230万至240万台。相比而言,QLED电视的销量还是大很多,同时,量子膜的成本也在往下走,QLED电视的产业链比较多元化。”
若三星返回OLED电视市场,也会有助于OLED产业链的发展。在资深家电人士刘步尘看来,“三星进入OLED电视市场不是空穴来风,但是并不意味着三星就要放弃量子点,完全转向OLED,而是从量子点延伸到OLED。在我看来,三星即使将来做OLED,也不会用原先的OLED概念,比如QD-OLED这一名称,就是结合了量子点的OLED,是新的技术路线。”
刘步尘表示,未来确实有可能出现将量子点和OLED结合起来的新技术,“这两种技术是有可能殊途同归的,他们不是平行线,未来可能会出现交叉。量子点技术亮度高、寿命长,OLED具有柔性显示的特性,优势可以叠加。”
关于两者何时能产生交叉,刘步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是印刷显示技术走到一起的时候,因为印刷技术不仅适用于OLED,也可以用于量子点电视,并且成本大幅度下降。三星在未来3年内,还是以量子点为主,但是不像过去那么排斥OLED。尤其是去年索尼的销量非常好,刺激到三星,三星也需要再次审视技术。”
不过,在李亚琴看来,如今QLED和OLED还看不出殊途同归的迹象,两大技术还在按照各自的轨道发展。
就目前而言,OLED电视还是存在价格高昂、成本高、良率等问题的困扰。尽管其销售额和销量都增长迅速,但是在全球市场上,占比依旧较低。刘步尘谈道:“今年OLED电视在中国市场会有高速增长,预计增幅会在60%之上;另一方面,其价格也会下降,现在55吋的OLED电视价格已经下降到一万元以下,65吋去年均价在14000元以上,今年很有可能下探到10000元。价格下降一方面是面板价格下降,因为LG面板的生产量会比去年增长不少,此外,企业会通过降价来进一步培育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