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自己的半导体,吉田即将开启索尼的投资者关系日

企业概况

今年4月接任索尼首席执行官的吉田健一郎,将公布一项为期三年的计划,该计划将大幅地增进索尼对游戏订阅和娱乐收入的依赖。这是一个以强大制造能力为基的公司的结构性转变。索尼普及了晶体管收音机,并给世界带来了Walkman随身听和索尼电视机。
几十年来,这些都被认为是最优秀的电子产品。随着我国制造业的崛起,制造和销售电子产品已经成为一项利润微薄的业务。自2012年平井一夫接任索尼首席执行官以来,投资者一直在为这一转型拍手叫好,股价也在新一轮反弹中上涨逾5倍。
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在晋升之前曾担任首席财务官的吉田能否在索尼的网上内容、长期的订阅收入和知识产权许可方面,强有力地证明自己的策略是正确的。PlayStation4游戏机的生命周期即将结束,而该公司的电影部门则因在诸多好莱坞大片中不稳定的表现而闻名:有时候其制作的电影能赚得盆满钵满,有时候口碑票房却均颗粒无收。
尽管如此,向网络内容盈利为主的转变仍然是坎坷的。索尼的在线电视服务PlayStationVue仍在继续亏损。该服务于本月因一场合同纠纷而失去了美国广播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福克斯电视台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台的访问权。
在游戏和芯片之外,吉田很可能会谈及知识产权和专利授权的重要性的日益上升。吉田即将开启索尼的投资者关系日,公司所有的8个部门将提出到2021年的中期发展战略。这些报告很可能会强调索尼内容业务的弹性。尽管PS4的硬件销售下降了20%,但得益于PlayStation在线网络的持续收入,游戏部门的利润也在增长。在过去的两年里,付费用户增加了64%,达到了3420万人。

商业大亨马云说要为中国制造国产半导体。这是中国政府的一个长期目标。由于最近美国对一些科技出口的控制,如今这变得更为重要。问题是,中国经历几十年失利后能否最终克服挑战。
半导体是电子产品的基础构件,应用于从手机到超级计算机服务器的一切东西。中国早就掌握了用别处生产的半导体制造成品的本领,但充其量只是组装而已。中国想要成为产品和创意的原创者,特别是在自动驾驶汽车等前沿产业。为此,中国需要自己的半导体。
但挑战可不小。中国目前是世界最大芯片市场,但国内使用的半导体只有16%是国产。中国每年进口芯片约2000亿美元——超过石油进口。为发展本土芯片产业,政府给相关企业减税,并计划投资多达320亿美元,希望在芯片设计和制造方面领军世界。
中国最早的半导体是1956年生产的,当时这门技术在美国问世不久。上世纪70年代中国重新开放商业时,官员们很快认识到半导体是未来市场经济中的关键部分。
但几乎从一开始就存在障碍。中国政府早期的想法包括引入日本过时的二手半导体生产线。但由于官僚主义、出货延迟和中国制造的芯片缺少用户,上世纪90年代中国从零打造芯片产业在付出高昂的代价后止步不前。
另一劣势是缺乏资本。几十年来,劳动密集型产业是中国致富的途径,它吸引了企业家和官方的投资。相比之下,制造半导体需要动辄几十亿先期投入,可能10年或更久才能见效。2016年单是英特尔公司研发投入就达127亿美元。鲜有中国企业有这等财力或经验能进行这种理性投资。中央规划者通常也抵触那种有风险、远见的投资。
中国似乎已认识到这个问题,2000年以来,从补贴半导体研发、生产转向进行股权投资,希望市场力量发挥更大作用。但资金分配仍存在问题。近年来政府一直推动对半导体工厂的投资,其中许多缺乏足够技术。而那些最终开工的又很可能导致存储芯片过量,给国内产业带来资金问题。
或许中国面临的最大长期挑战是技术获取。尽管北京希望从零开始打造本土芯片产业,但最好的产品仍落后美国一两代。一个合理办法是从美企购买技术或与之结成伙伴关系。这也是日韩尖端企业走的路。但中国没法那样做。中国收购美国半导体公司常因安全原因遭否决。日韩等也对中方收购采取类似严审。
尽管存在种种阻碍,近年来中国其实已取得长足进展。中国一些企业为手机和其他技术产品设计半导体,然后把生产外包给外国工厂。同时,中国对相关工厂大笔投资,为管理者、工程师和科研人员提供关键经验。这一切不会带来捷径,但或许成为一个中国耗费半个世纪仍未能建成的产业的构成要素。

5月8日报道英媒称,德国作为欧洲最大的对美国出口国,超过100万个工作机会与此相关,因此德国极力想避免欧盟与美国发生贸易战。
据路透社5月7日报道,在美国对欧盟钢铝关税豁免期限即将于6月1日到期之际,柏林正在敦促欧洲伙伴表现出一定的灵活性,并寻求达成对双方有利的全面贸易协议。
报道称,但这使得德国与法国等欧盟国家的立场相悖。作为与德国共同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另一个主要国家,法国对德国的庞大贸易顺差感到不满,并希望欧盟在关税问题上对美国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
“那样的话,滑向贸易战的危险很大,”德国批发和外贸协会主席宾曼告诉路透。
德美工商联会的数据显示,超过100万的德国就业机会直接或间接依赖对美国的出口。宾曼警告欧盟不要威胁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
“那样,欧洲方面就只能接受保护主义者的逻辑了,”他说。
欧盟执委会曾表示,如果美国决定对进口自欧盟的64亿欧元(1欧元约合7.6元人民币)金属加征关税,那么欧盟将对28亿欧元的进口美国产品加征关税,其中包括花生酱和牛仔裤。
报道称,德国正推动达成对广泛产品降低关税的协议,尤其是降低制造品关税。
“我们可以再次协商…但我们应讨论所有工业领域的关税,”德国一位高官表示。
法国一位官员表示,首先欧盟必须获得钢铝关税的长期无条件豁免,并称”这是任何其他选择的前提条件”。
报道指出,这种差异有可能导致欧盟国家立场分歧,从而削弱跟特朗普讨价还价的能力,在特朗普试图提高美国企业全球竞争力之际,可能给其提供可乘之机。
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5月2日表示,同法国统一立场和向美国提出建议是”同样困难的”。
报道称,迄今为止,德法分歧基本上被欧盟的立场掩盖了起来。欧盟的立场是华盛顿必须对其永久豁免钢铝关税。
但随着6月1日截止期限的临近,欧盟国家的贸易部长必须尽快解决彼此间的分歧,为欧盟贸易执委玛姆斯托姆提供明确的授权,以便其与华盛顿磋商。
报道称,德国汽车制造商担心围绕关税的拉锯战升级,接下来将影响到他们,因此目前正在设法减少对任何贸易战的敞口。
大西洋两岸汽车行业的形势很紧张。报道称,2017年1月特朗普上任时,曾抱怨纽约大街上随处可见梅赛德斯奔驰高端车,威胁要对进口汽车征收35%的边境税。
时任德国经济部长加布利尔对此回应道,美国应该“生产出更好的汽车”。
报道称,加布利尔的言论反映出德国人对本国出口产品的质量感到自豪,在战后取得的这个成功帮助他们重新在海外获得尊重和认可。
报道还称,但这种成功所带来的贸易顺差,成为影响德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争论焦点。
法国多年来一直抱怨德国的经常账盈余,2017年德国经常账盈余已经连续第二年创全球最高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1月份表示,德国等国的巨额经常账盈余是其他地区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部分原因。
报道称,法国希望德国将盈余向经济实力较弱的欧洲南部地区倾斜,并增加国内投资以降低盈余。
IMF和美国也希望投资增加能够刺激德国的国内需求,并帮助提振德国对贸易伙伴的进口。
德国财长肖尔茨5月2日公布了政府财政计划,显示今明两年投资增加,到之后将下降,2022年将降至2017年水平以下。
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前在华盛顿与特朗普讨论了贸易问题,但没有迹象显示双方取得突破性进展。
欧盟统计局称,2017年德国对美国出口达到1120亿欧元,是欧盟第二大国英国对美出口规模的两倍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