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现在已经绝不满足只做一家电商公司了,以苏宁小店、苏鲜生、苏宁极物为代表的新业态正在加速落地

作品案例

4月23日,苏宁首家“苏宁易购精选店”在苏宁总部开业。事实上,早在2017年7月20日,苏宁易购精选就已经在扬州开业,但是当时只是以3C品牌为主。
《联商网》了解到,这次开业的苏宁精选,销售商品除了家电3C以外,还包括母婴、生鲜水果、餐饮等各种品类。
同时,还有京五爷杂粮煎饼、苏宁极物、苏宁小店等苏宁新业态集于一身。另外,店内设置多个自助结算通道以及扫码定位付款无需排队即可完成交易。
从门店风格来看来看,苏宁易购精选店整体采用木质色调,主打多业态集合,涉及日常吃穿住行等多个领域。
目前苏宁易购精选店主要面向苏宁总部园区内的员工,但相关负责人表示,不排除业态会实现更大范围的落地。
《联商网》了解到,在苏宁智慧零售转型大背景下,以苏宁小店、苏鲜生、苏宁极物为代表的新业态正在加速落地。
苏宁小店是苏宁推出的定位于服务校园和社区服务的小业态,与京东便利店,淘宝便利店加盟模式不同,苏宁小店全部采取自营模式,且暂不考虑加盟。苏宁将逐步打通苏宁金融、物流、物业、商家、供应链等在苏宁小店的应用,最后形成苏宁云店、苏宁易购常规店、苏宁小店、苏宁易购服务站、苏宁超市、苏宁红孩子母婴店的业态布局。
截至到2018年3月9日,苏宁已在全国各大城市CBD、社区等场景开设89家苏宁小店,最高月销售额已达140万元,日均4.5万元。
作为苏宁布局O2O领域的重要业态,苏宁小店会在2018年新开1500家,与云店3.0等多类线下业态相配合,实现“大店更全、小店更专”的互联网门店发展战略。
除了苏宁小店外,苏宁旗下“SUFRESH苏鲜生”精品超市也在加速发展。2017年12月31日,“SUFRESH苏鲜生”精品超市正式落地北京、成都和南京,门店集合超市与餐饮双重业态,提供线上下单配送服务,采用“线上+线下、餐饮+超市”模式探索市场。
作为苏宁超市在线下的承载,2018年苏鲜生精品超市将将新开100家线下门店,覆盖全国各大重点城市。
除了苏宁小店、苏鲜生外,苏宁极物也是苏宁智慧零售2018年发力的重点。早前在苏宁内部会议上,苏宁董事长张近东曾表示,2018年要创造出智慧零售的极物,“苏宁极物”将落地。
3月23日,全国首家苏宁极物店落地南京新街口商圈,这家占地400平米的店,是集网红茶令、咖啡、美学生活、原创设计师、创意空间等为一体的混业经营体。
据了解,苏宁极物希望打造的是一个可以让消费者约会的场所,整个极物门店现场以无人售卖、刷脸支付、智慧零售体验为主,关注年轻人的自主体验性,营造一个舒适、自然的科技购物空间。
今后几年,苏宁将会从自有门店开始布局,随后也将考虑与商业地产合作,2018年年内保守估计将开业35-50家门店,到2020年要开到300家。
2018年以来,苏宁的智慧零售大开发提速,除了苏宁易购精选新业态外,苏宁易购云店、苏宁易购直营店、苏宁易购精选店、苏宁红孩子母婴店、苏宁小店、苏鲜生精品超市、苏宁体育店等不同也正加速落地。

据美国财经新闻频道CNBC报道,瑞士奢侈品巨头斯沃琪集团CEO尼克-海耶克认为,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正“积极打击”假货,而其美国竞争对手亚马逊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
海耶克接受CNBC采访,在回答亚马逊是否在为消费者提供附加值时,他表示:“在某种程度上,是的,他们交付了产品。”但阿里巴巴等中国公司做得更好。
当然,亚马逊现在已经绝不满足只做一家电商公司了。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通讯业龙头公司高通上17日宣布裁员1231人,主要针对高阶主管,多数华人员工并未受到波及,大松一口气。
由于遣散费高达10个月薪水,华人王姓工程师本是自愿解雇,没想到竟遭上级驳回。
除了圣地亚哥总部外,高通也裁撤湾区269名员工,估计可省下10亿成本,从6月19日正式生效。
自高通并购案在总统特朗普否决破局后,圣地亚哥高通便开始拟定裁员计划,率先征求自愿者。华人王姓工程师认为资遣方案十分优渥,至少可有半年不用为水电房贷等费用发愁,又可专心准备其他公司面试,因此便提交申请,没想到所属部门人手不足,没想到竟遭上级驳回。
华人谢先生2017年早已听到消息,他的上级曾私下暗示,公司会裁撤高阶主管,包括部门、公民或绿卡身份、男性为主等等,每一项他都符合,因此放弃秋季升官加薪的机会,毅然决然的转换部门,暂保饭碗。他表示公司近年将前部门的工作量挪至中国,总部员工日渐清闲,在没事可做的情形下,人已走了一半,外传今年11月还会再一次人事精简。
另一位华人陈女士则认为自己运气好,她的先生刚好在其他州找到新工作,因此她赶上这波解雇列车,自愿被炒,拿了公司10万美元解雇金,五月份即将生效的股票仍可照领,还可把剩余的假期休完,下个月便可不必上班了。她说:“由于是遭到解雇,还能向社安局申请失业救济金,好到不能再好了。”
华人尹氏夫妇则都在高通上班,先生被炒鱿鱼后,太太也决定夫唱妇随,毫不犹豫的递件离职另谋出路。她说:“早就受不了高通的企业文化,工作没了再找就有,没有什么好灰心,况且英特尔也在圣地亚哥举办面试座谈会,相信很快又可以跟同事再做同事。”
微信讨论群的高通妈妈则在消息出炉后,纷纷上报自家状况,多数中国移民家庭安然无恙,另外拿H1-B工作签证和OPT实习身份,或是申请绿卡中的员工,也鲜少有人列入解雇名单。高通2016年曾因职场歧视女性遭控告且败诉,判赔1950万美元,也因此多数女员工未失去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